新御书屋 > 科幻异能 >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 148堵住他的嘴(舔穴)
  奶茶从头开始做起来需要一段时间。
  姜鸦一边等,一边闲着没事继续看秦夜留下的平板。
  这里面没有别的内容,专门用来存储赫卡忒的同人,这让姜鸦觉得十分诡异。
  有一说一,里面一些清水向的同人图还挺帅的。
  姜鸦一张张滑过去欣赏着不同画风“赫卡忒”的英姿,甚至想存几张了。
  哦对了,之前的私人设备落在帝国逃跑的探索队上,其他本就无法联网的通讯设备被缴了,她现在还没有自己的私人设备。
  不过这几天还没进入星网信号区,有没有私人设备也无所谓。
  她打了个哈欠,看向厨房。
  厨房开着门,姜鸦的角度能清楚地看到秦夜的动作。
  他正在把调配好的热奶茶倒入形状漂亮的大玻璃杯里,探出头很专业问:
  “要热的常温多冰少冰还是去冰的?”
  “少冰。”姜鸦随口回应,从自己薄薄的睡裤上揪起来一根长长的发丝。
  纤长柔软的发丝在灯光下显得有些透明,色泽偏银白色。
  Alex的头发则更偏向于银灰色……
  姜鸦眯眼盯着手里的发丝看了一会儿。
  梦里的家伙都没有脸,甚至记不太清梦的内容了……
  秦夜把奶茶端了过来,姜鸦随手把粘在自己身上的发丝丢进垃圾桶。
  接过奶茶象征性地抿了一口,意外地发现味道还很不错。口感丝滑细腻,茶香占比偏大,只是甜度偏淡了一点儿。
  “可以加糖。”秦夜适时把一个小糖盒放在面前的矮桌上。
  “你还要在这里继续坐会儿吗?”姜鸦把平板折迭上递回去,委婉地赶人,希望能享受一下难得的清净时光。
  “嗯。”秦夜自然地在她身边坐下,似乎完全不会读空气。
  姜鸦立即往旁边挪了挪,叹了口气。
  夜魔,好像都这样啊。
  奇奇怪怪的脑回路,莫名其妙的固执,偶尔还有毫无意义的仪式感……
  虽然不同夜魔个性差异极大,但这几个特点却像是固化成了种族特性一样。
  秦夜盯着姜鸦迟疑了两秒,似乎突然理解到什么似的微微笑了起来,配上那身带着旧世纪风格的衣服,看起来颇为优雅。
  他起身站到姜鸦面前,将垂落到身前的银白发丝随意拢到肩后。
  身材高挑修长的alpha低头看着捧着奶茶抬头用死鱼眼盯着自己的omega,在她身前缓缓跪下。
  秦夜动作毫不停顿地握着omega本就未并拢的膝盖向两侧分开,把自己的身体挤进她双腿间:“你更喜欢这种姿势吗?”
  说着,低头贴在了姜鸦柔软的小腹上,蹭了蹭。
  姜鸦觉得他一定是同人看多二设入脑了,咬着吸管腾出一只手,揪他绸缎般的头发往后扯:
  “我什么姿势都不喜欢。”
  上次和这只夜魔做的时候他突然发疯,没给姜鸦留下什么好印象。
  “呜……”秦夜呜咽了一声,反手抓住姜鸦的手腕让她动作轻一点,又一次挣扎着把脑袋贴到了她的腹部。
  微凉的手指从上衣下摆中钻入,撩起棉质的薄布料,。
  他被拽得有些痛,忍耐着探出舌尖,舔了舔姜鸦腹部的肌肤。
  舌尖将小腹压凹陷,舔了几下留下一道晶莹的水渍。
  “好痒……你是狗吗?”姜鸦看着手里薅下来的几根头发,松开了手。
  “呜、舔……舔舔。”
  秦夜喘息着,苍白的脸颊上染了层漂亮的绯红色,沿着omega紧绷起来的小腹往下舔弄,含糊不清地说道:
  “是凉的……姜鸦不想再试试吗?和秦斯、不一样……唔……”
  “……试试什么?”姜鸦警觉地看着他。
  秦夜胸口被打湿的布料近乎透明,湿漉漉的胸肌虽然没有野格的大,但看起来也十分饱满可口。
  “舌头。”秦夜说着,悄悄把她的裤子往下扒拉一点,舔了舔更靠下的位置。
  姜鸦忍不住往后缩了缩,绷紧了小腹。
  好吧,如果是指舌头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发情期过去好几天了,胀满的源质也消化了一些,腾出地方吃新的了。
  秦夜见姜鸦没再推他,心情更加明媚,指尖逐渐尖利,倏然撕掉了眼前碍事的睡裤。
  绵帛纤维断裂的声音想起,姜鸦一瞬间就后悔了——
  “我的裤子!”
  她恼怒地抬起腿想给不知分寸的夜魔来几下长长记性,却似乎被歪曲理解了动作的意思。
  “要这样吗?”
  秦夜十分“配合”地掐住姜鸦的腿弯,将omega的左腿压开,露出黑色柔滑材质内裤包裹下的饱满阴户。
  紧接着,动作毫无停顿地张口隔着内裤轻轻咬住私密的软肉,用舌尖隔着丝柔的布料细细描摹肉缝的形状。
  薄布料很快被浸湿,紧密地黏附在私处,彻底勾勒出小穴的轮廓。
  “呜呣……”
  姜鸦很快被舔软了腰,整个人眯着眼瘫在沙发里,舒服地低吟。
  秦夜的体温偏低,但并非尸体一般冰凉,约莫在二十多度左右……总之舌尖的温度刚刚好。
  很快,内裤也被丢在了一旁。
  “可以坐在我脸上吗?”秦夜把小穴舔的一片莹润,抽空抬头询问道。
  姜鸦看着他耀眼的血红色眼瞳,犹豫片刻后点了点头。
  秦夜笑起来,在omega大腿内侧轻轻亲吻了一下,接着转身随意地坐在地上,向后仰靠在沙发边缘,后脑勺靠在沙发垫上。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姜鸦,两指捏住自己的舌尖往外扯了扯,朝她示意:
  “咕呜……长度还好吧?”
  魅魔在这种方面更加“天赋异禀”。
  作为秦斯的养兄弟,秦夜对魅魔的特征了解的更多……也不由得更在意这些。
  长度?
  姜鸦下意识按照他说的看了一眼。
  形状漂亮的粉红舌尖吐在外面,尖端偏窄,黏膜柔滑细腻。
  但意识到他在问什么以后,姜鸦做贼心虚似的收回了目光
  “嗯……挺,不错的。”
  耳尖泛红,为了避免夜魔说出更多奇怪的话,她跪在沙发边缘夹着Alpha的脑袋,轻轻把小穴压了上去。
  嗯,只是为了堵住他的嘴而已。
  ……O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