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古代言情 > 菊氏(帝王X臣妻) > 27当年桃花(微H/今朝主奴/昔日姐弟)
  “啊……”
  菊氏张开嘴巴,吞下了最后一口鲍鱼粥。嬷嬷见她今次进的多些,便笑着奖励了她一块椰子酥。菊氏小心地拿着,待嬷嬷转身后,就赶紧将点心掰成两半,用巾帕将大一点的那半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藏在枕头下面。
  “阿姊这囤物的习惯,倒是未改呢……”
  锦帝刚刚走进内间,就看到阿姊这副窸窸窣窣、小仓鼠般的模样。如今阿姊月份渐大,越发睡不安稳,精神亦越发不稳定。锦帝恐唱喏吵到阿姊,便止住了天子驾临时的唱喏。只是这样以来,便苦了菊氏身旁服侍的宫人,常常身后忽地就出现了陛下,成日价提心吊胆起来。
  因着痴傻的缘故,菊氏如今倒不像从前那般畏惧锦帝,见到他,立马向龙床深处爬去,可又在下一刻被锦帝抱了回来。她被锦帝锢在怀里,看着自己手里捏着的半块点心,很舍不得同这可厌的人分享,连忙全部塞进自己嘴里,可惜咽得太急,竟被噎住了。
  锦帝见到阿姊这般模样,只觉又好笑又心疼,等不及宫人奉茶,自去取了水晶杯,小口喂与阿姊顺下点心,待阿姊平复下来后,才低头啄去她唇边的点心碎屑,遂玩笑道,
  “阿姊如今小气的紧,又添了吃独食的毛病了。”
  菊氏立时怒目圆睁。她虽糊涂,却独独听得懂旁人说她的坏话,眼前这个坏人尤其不能幸免。她仰起头,恨恨地在他脸上咬了一口,竟直接在锦帝脸上咬出了齿痕,隐隐泛着血丝,透出冒犯天颜的可怖来。
  “是朕的玩笑不好,阿姊消了气,莫要着恼了。”
  锦帝原以为阿姊着了恼,却不想阿姊惊慌失措起来,竟慌忙从他怀中挣脱出来,直直地摔了下去。锦帝心里一惊,刚想将阿姊抱起,又见她老老实实地跪起,遂伏身在地,脸部贴地、臀部高举,那孕腹因沉重垂坠在地,宛如一只倾覆的小龟,在这庄重的寝殿内,显出格外的滑稽来。
  “阿姊……”
  “母、母狗知罪了……”
  要去抱起阿姊的手一顿。
  菊氏跪趴在地,脑袋一片混沌。眼前之人脸上的血丝令她清醒了些,可更深的清明却又被埋藏在一重又一重的恩怨情仇之下。她只记得因司寝监施责而深入骨髓的“规矩”,它们是那样的严苛和无礼,可她又不能将这些规矩的前因后果想起,她必须说出这样或那样令她羞愤的话,却总也想不明白说出口的原因。
  她很茫然。
  她看向锦帝,锦帝脸上的齿痕越发醒目,这让她响起曾经火辣辣落在她腿间的鞭子,她被幻痛激的抽搐了一下,委屈地摸向自己的前庭,只有一片黏腻的湿意。
  “阿姊……”
  锦帝看着茫然无措的阿姊,喃喃道。
  嬷嬷已经退至室外。宫室内,只余帝妃二人。菊氏望着眼前高高在上之人,大大分开双腿,又自行掰开臀瓣,露出久未被陛下采撷的后庭,近乎本能地讨好道,
  “肏、肏进来……可、可不要生气了罢……”
  说完,她也不等那人发话,主动向前,用头拱起那人衣裳的下摆,正想按照依稀的记忆衔住里裤的腰线,却被拦了下来,然后那人把她温柔地抱起,
  “阿姊……”
  菊氏困惑起来。
  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是很多年以前,她背着小小的包袱,被彼时的宫人带去了一处冷僻衰败的院落,她忐忑地跟在宫人身后,向院落深处走去。
  “吱——”
  油漆斑驳的腐朽木门被推开,扑面而来一股潮湿的霉气。带路的宫人不肯向前,只转过身,不耐烦地向她随意一指,她好奇地看去,却是床上一个被破旧被褥包裹着的小团子。
  原来这就是她的小主子。
  她轻手轻脚地走上前。
  彼时她不过八岁,因着各种缘故,她未经认真调教就被敷衍着送到了这座离宫,便不如其他人懂得主仆之道,见小主子把自己裹得这样紧,就赶紧将那被褥剥开,好让小主子喘上气来。
  只是小主子执拗的厉害,无论如何也不肯将头探出来,她害怕小孩子闷出了病,想起自己在家哄阿弟的法子,从包袱里取出从宫中偷摸带出来的椰子酥,故意放在被褥的缝隙间,大声咂了咂嘴,道,
  “若是再不起来,阿姊可都要吃光了……”
  可惜小主子却不如她家阿弟,是个经得起逗弄的。因年纪太小,又正值生母废后薨逝,从云到泥跌落了个彻彻底底,便要争一口气般不肯出来,可心里又惦记那难得的美味,终于别扭的哭出声来。
  阿桃瞬间慌了。
  她身为长女,出生时便遭了弃嫌,是母亲忍着打骂把她留了下来,便从小要让着家里其他人,难得淘气一回,又偏偏惹得小主子哭了起来。听到小主子越哭越凶,她慌了手脚,想起学的半生不熟的规矩,刚要叩首请罪,却又被从被褥中伸出手的小主子拉住了衣角,红着眼,小小声道,
  “阿姊……”
  阿桃愣住了。
  眼前的小主子竟是个极精致的男孩子,只是眼圈哭得红肿。她扶着小主子坐起身,小主子因哭得久了,止不住地打起嗝,却还惦记她诱哄他的椰子酥。阿桃忙给了他,又怕他噎着,遂倒了杯水,递到小主子嘴边,好让小主子吃一口,便可喝上一口顺一顺。
  “我、我可是主、主子,你、你这是犯上……”
  待大半椰子酥进了肚,辘辘饥肠有了些饱意,小主子立时又摆出正经的模样。可惜方才丢脸的情状已被眼前的宫女瞧了去,再做出甚严肃模样,也无人信服,只能显出小孩子才有的色厉内荏了。
  阿桃很想笑上一笑。只她还未翘起嘴角,就被小主子瞧出了她的不信服,于是更要抽噎,又掉下泪来。阿桃怕小孩子哭久伤了眼睛,便把小主子抱进怀里,轻拍着小主子的后背,柔声道,
  “都是奴才不好,主子莫要哭了……”
  她原不会哄人,更不知这样的话在宫里是犯上、要狠挨上一顿板子的。好在小主子也是从小被贬入离宫的,其实也不知正经主子应是何种模样,被她这样一哄,瞬间原形毕露,哭得更委屈了。
  小主子的生母废后自他记事起便是疯的,奴才们拜高踩低,从未有人待他这般耐心温柔过,他本能地就想亲近,他尚未开蒙,也不知兄弟姐妹,只听到这人自称“阿姊”,便跟着叫了起来,
  “阿、阿姊……”
  阿姊。
  这是他有生以来所念出的、最温柔的称呼。
  然后,他就偷偷地靠在了阿姊温暖的怀里。
  彼时的阿桃正拍着小主子的后背,忙着为那张哭得很是精彩的小脸蛋拭泪,听到小主子这样叫她,也不觉得有何不妥,只随口应着,露出属于阿姊的、灿烂的笑容来。
  【桃桃会客轩】:
  媛子(德夫人本名梁媛,渣胖注)(咬牙切齿):就这么个玩意你还要他当男主角?他配吗!!!
  渣胖(头秃挠头):就……虽然美好的感情令人向往,但畸形的关系更让人兴奋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