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科幻异能 > 异度觉醒 > 异度觉醒 第126节
  【意思是,】在唐晓月小钱等的惊呼声中,一道由青金色的丝线化为实体的高大男性身体站在他面前,平视着他,黑色的瞳眸平视着他:“事实就像全知之眼所说的一样,我们的诞生,就是为了回归、回归到你们的身体里,回归你们,成为我们。”
  “你不害怕吗?”
  “世界的终极,就是我们这些因为一念而生出的异能物,能够顺利地寄居于你们这些觉醒者的身体。”
  “……那你,”陈禾握紧了拳,与祂对视:“现在让我走,是什么意思?”
  “因为!”上方车辆中,被捆住的“借运硬币”挣扎着,转移了一人一异能物的视线:“他想让你活、让你活!”
  “哈哈哈哈哈!怪不得他说‘不公平、不公平’!”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回事!”“他”低着脑袋,笑得疯狂:“有不想顶替自己的觉醒者而活的异能物!”
  “……”
  知道他意指程云的陈禾他们默然,而周边暗色的符号越来越多,向一人一异能物靠近的“人”也越来越多……陈禾没有挪动脚步。
  与他心音相通的真实之眼陈生:“明白了?”
  陈禾抬起眼,琥珀色的眼瞳对上他纯黑的瞳孔:“……嗯。”
  第341章
  “这个世界,在整个宇宙之中,都是偏安于一隅的小小碎片。
  比起浩瀚的星河和无尽的黑暗来说,人类只是一个太过偶然的巧合。但总有人想要追寻自己是怎么来的、怎么去的,又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去……我们不断地在追寻一个意义,不断地重复地寻找一个和我们一样的巧合。
  而‘异度觉醒’,就是这样一个巧合。”
  ……
  穿西装打领结的身影重新与陈禾融为一体,带着青白的金线在所有还算清醒的人的帮助下,将金线整个缠住那些还在被抽取“符号”的个体,在全知之眼的愤怒嚎叫声中死死隔断了其与外界的联系。但与此同时,外界受到召唤的能量依然源源不绝地往整个并不稳定的磁场里面注来,以至于到了后期,磁场里的所有人都在过多的能量冲刷下,青筋外突,浑身是血。
  在这样为首的自己浑身血管接近破裂的陈禾的带领中,所有人都在通过与外界能量接触得最多,能力不断攀升的真实之眼的链接下,看清了世界的本质——
  那一个个无形的字符在所有人类的肉眼着不断成为有意义的形态:
  【金星:维纳斯之星。审判规则与不规则,美丽和不美丽,和谐与不和谐,规律与不规律。】
  【太阳:正义与审判。是规则、美丽、和谐、规律的主宰者。】
  【地星:繁衍之母。】
  ……
  【冥王星:规则修改者,颠倒规则者。颠倒正义者。颠倒美丽与规则者。】
  一条条暗色的链条沿着昏暗的朝阳涌入磁场,又被其他重色一次次打退回去;只有金色、粉色和紫色蜿蜒而上,缠住了那些已被改动的链条,从里面窥见早已无数次被全知之眼改动的辛秘——世界原本是不规则的。规则的只是人类自己巧合书写下的规则。
  ……
  “祂们从被赤月所照耀的人类的一念中来,是一个偶然的奇迹——是一个最公平的奇迹。”
  “因为不论是善念还是恶念,是青壮还是老年,每个人一出生开始,就会有自己的异能物。”
  ……
  当灰色链条终于全部经由无数道金色链条,与其他颜色的符号链达成了平衡后,金色链条的主人在风暴中心抬起头,看着从自己身体里因过度的能量,不得不硬生生脱离出去、有了实体的异能物,终于忍不住伸出手,第一次和对方相握在了一起,两双异色的眼睛相对,双方都忍着剧烈的疼痛,看着某条灰链上,书出的【全知之眼为程云】、【预知之眼为刘果】、【真实之眼为陈禾】……
  既然这个世界怎么都不够公平、怎么都不过公平!……那他们就,让这个世界,真正地公平一次吧——
  这一念起,一瞬间,全世界不论是链在真实之眼上、还是没有链接其上的一切人类的目光,都注视在了那条名为【真实之眼为陈禾】的“锁链”上。
  ……
  “每个异能物,都有一双或一只能够辨别世界真伪的眼睛。”
  ……
  以手拿月,足踏星辰,名为【真实之眼在所有异能物的眼中】的金色新规则一路跟着斗转,落到所有人的眼中,在白色、粉色、紫色、绿色……一切的同频波动中,覆盖了前一条金色锁链,在白色的默许下、粉色的宽厚下、紫色的纠缠下、绿色的蔓生下……一路突破了黑暗,凌驾于万道黑暗之上,终于在万人怔愣的抬头间,以【一切人类都将明白溯源】的伴生规则,镇压下了所有不安的符号和一切非黑色链条。
  ……
  “但对每个人来说,但最好的异能物,还是每个人自身伴生的异能物。因为……”
  ……
  金色的风暴中心,穿西装打领结的异能物在众星和无穷黑暗的拱卫之中,对站在稳定的地面上的人类笑:“以后,要好好爱自己哦。”
  ——街边的橱窗外,瘦小的男孩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里面的穿西装打领结的陶瓷娃娃,带着羡慕的心情。
  ——“妈妈我想要!”店里,被大人抱着的另一个儿童声音响起,带着任性地恣意;不一会儿,店员就过来将其打包起来,传出隐约的声音:“谢谢惠顾,这是我们的赠品……”
  ——“啪。”店外,摔出一地的陶瓷一度成了男孩的梦魇,在长大后的无数个夜里翻腾。
  ——于是在那个最绝望的夜晚里,被排除出了身体的一念“活着”的希望,与那同样被排在边上的娃娃结合了起来……觉醒者越是绝望,异能吴越是强大;越是有希望,异能物和觉醒者才会相融。
  ——原来陈生,就是陈禾活着的,希望。
  “我会看着的。”
  两只手被一边是金线束住的风暴、一边是平稳的地面中缓缓分开,临将化为虚影的异能物、不,陈生笑看着他,两只手指尖相离:“不要再……总是那么丧啦。”
  “要好好活下去。”
  ……
  “因为异能物的本能,就是对同类的侵吞。可如今的祂们自出生起,就一直克制着自己侵蚀的本能,愿意陪自己的觉醒者慢慢长大。让自己的觉醒者好好活着,就是来自异能物的,克服了本能的爱意。”
  “就像人类的身体,有几十万亿个细胞。每一个这样的细胞,都可以被克隆成为另一个人活人,但依旧愿意放弃自己、捍卫你一个人的成长和你的健康一样。”
  “所以,”合上《生命安全与健康》的教材,教室里的年轻女教师对着讲台下,认真地:“大家有什么理由,不珍惜被几十万亿细胞、和自己的异能物所珍视的自己这个奇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