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历史军事 > 他恨他的白月光 > 他恨他的白月光 第108节
  “真是奇怪。”鱼郦边翻边冲万俟灿道:“他这么一睡啊,我反倒把他从前的那些好都想起来了,你说他就这么昏睡着,不能说话,不能发脾气,也不能惹我生气,这么安静俊美,我脑子里又全是他的好,我怎么离得开他啊。”
  她至今还做着待赵璟醒来自己就要去游荡江湖的梦,可是与宫闱的羁绊越来越深,却又不知这梦还能否有实现的一天。
  万俟灿看看那张脸,倾心称许:“是挺好看的,这男人啊不说话时才觉出几分可爱。”
  时辰已晚,宫门将要落钥,万俟灿只有告辞。
  她这么一走,寝殿里又恢复了深潭枯井一般的死寂。
  鱼郦其实很怕寂寞,她想让寻安来陪她,传信的宫女回来说小殿下去看了相扑又去吃了冰盏,如今已然累倒再也爬不起来了。
  明日他还要念书,鱼郦只好让他好好休息。
  她拿着北郊大祭的章程坐到书案后翻看,神思飘忽,想起了乾佑元年的那一场北郊大祭,乾佑帝病重,身为太子的赵璟代为主持,她趁机杀了赵玮,这一切种种如今再回想却是恍如隔世。
  原来时间才是最大的黑手,操纵着一切,黯淡了曾经浓烈的爱恨情仇,留下了绵绵细长的回忆。
  这样想着,她伏在案上睡着了。
  这一睡却不太安稳,梦中有雷鸣电闪,大雨滂沱,她在烛光氤氲中迷糊醒来,果然听见外面下雨了。
  正要坐起,才惊觉自己身上披了一件衣衫。
  她扯住衣衫,有些恍惚,这衣衫是自己刚才披着的?
  思绪略微迟滞,夜风顺着半开的窗牖飘进来,吹动烛焰微晃,打在地上重叠交错的影子。
  两道身影交叠,若鸳鸯交颈般亲密。
  鱼郦微怔,一双宽厚温暖的手从身后覆上了她的手背,把她揽于臂弯间,声音温柔:“窈窈,你梦见了什么?”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正文完结,还会有番外哒,我会在番外里让狗子继续追妻,还有一些配角的归宿会交代。
  这几天熬夜苦肝,让我歇两天吧,么么哒,大家晚安。
  ====
  接档文是《香妾》:锦宥侯陆雁生年纪尚轻,未娶妻纳妾,老夫人便将贴身婢女染香给他做了通房,用以晓事。
  染香自小在侯府长大,自小活在陆雁生的眼皮子底下。
  小时候,她若是胆敢和别的小子一起玩耍,陆雁生嘴上不说什么,就可劲儿挑剔她家送来的布料,险些断了她家生计。染香怕极了,妥协认错,只陪着他玩。
  长大后,家里要给她定门亲事,被陆雁生知道了,他依旧嘴上不说什么,却买通老夫人身边的嬷嬷,煽动她将染香给自己做通房。
  府中人都觉得陆雁生宠着染香,但只有染香自己知道,他对她只有极病态的占有欲。
  染香逃过几回,都被陆雁生抓回来,他坐在榻上,薄唇噙笑,俊秀的眉眼森凉,盯着跪在榻前的染香,悠然道:“你说说,自己错哪儿?”
  自打认识了陆雁生,染香就总是错的,她不想再错下去,精心谋划,终于逃出了侯府,却不想,陆雁生疯了。
  疯到抗旨拒婚,疯到布下天罗地网来抓她,疯到要把她永远困在他身边。
  阅读指南:1v1,双c。男主真病娇,腹黑。
  喜欢的宝贝们可以点击右上角【作者专栏】进去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