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穿越重生 > 金殿藏娇 > 金殿藏娇 第31节
  他会像龙椅上的男人对阿娘那样对皇姐。
  让皇姐听话地哭,乖巧地笑,床榻温暖,夜夜笙歌,
  然而真的到了此种地步,他忽然发觉并不欢愉,疲惫和倦怠翻涌而来。
  兴许是就算如此,皇姐也不能回到从前;兴许是这些年活得太累,如同行尸走肉的人偶,只有皇姐柔柔望着他时,才会真切地感受到岁月静好。
  其实......能让皇姐亲手杀了他,未尝不是一件无比美妙的事情。
  前路凶险,不知何时就会身首异处,皇姐也会形同陌路。
  只要死在皇姐手里,她此生都不会忘记他了,或许往后余生,还会有一丝愧疚。
  陆景幽心悦地阖上双眸,唇角的笑意热烈如火。
  他想象着皇姐心里永生不能摆脱他的模样,想象着以后都不用费心筹谋算计的模样,想象着皇姐会抱着他,在冰雪中颤抖的模样......
  他心满意足地笑出了声,道:
  “皇姐百年后,定是要与驸马同棺而葬吧?”
  未等陆嘉念回答,他就”啧“了一声,兀自说道:
  “夫妻合葬棺太小了,应当腾不出我的位置。
  那就请皇姐将我火化,把骨灰放在合葬棺中,记得靠皇姐近一点......“
  方才陆嘉念随性听着,只当他又在胡言乱语,直到听到后面,脑海中“嗡”的一声。
  他说的合葬棺,该不会是梦境中的合葬棺吧?
  前世今生,难道他最后一刻的念头,真的会有所相似吗?
  还说什么火化......不就是挫骨扬灰吗?
  燕北侯就是被父皇挫骨扬灰的,陆景幽怎会容忍她再这么对他?
  陆嘉念心口发紧,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强忍着轻声道:
  “这是什么缘故?你不恨我?“
  闻言,陆景幽笑得愈发浓烈,甚至染上几分难以言喻的温柔向往,声音低沉道:
  “皇姐,我听说与心中所想之人同棺而葬,来世就会重逢。
  生生世世,皇姐允我常伴身侧,我只会荣幸。“
  陆嘉念听得发蒙,前世今生的一幕幕混杂在一起,梦境中的合葬棺再次浮现眼前。
  所以......他前世亦是这般想的?
  她以为,前世陆景幽从未在乎过她,不过是个暖榻的玩物罢了,死后还不肯放手继续折腾。
  甚至连她都不信前世今生,可陆景幽竟会有执念。
  她记得他踏过尸山血海,在此之前从不信鬼神。
  还未等她回过神,陆景幽眉眼俱笑,一仰头将瓶中所有药丸吃了下去。
  她未来得及阻止,只能眼眶发红地静静看着。
  良久,陆景幽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发觉不对地睁开眼眸,不解地望着她。
  “酸梅丹好吃吗?都不给我留一颗。”
  陆嘉念嗔了他一眼,明明是想逗他,声音却无法抑制地哽咽。
  过了一会儿,陆景幽才发怔地看着完好无损的他,欢欣和诧异在眸中涌现,轻笑一声道:
  “太酸了。”
  陆嘉念破涕为笑,不满地轻哼一声,主动伸手拉他起来,道:
  “走,回家吧。”
  一路上,陆嘉念好不容易平复心绪,也不知如何同陆景幽解释方才的事情,索性草草避开,权当是为了惩罚故意吓唬他。
  不过如此一来,前世的疑惑算是解开了不少,她往后不必纠结此事了。
  至于陆景幽......她又气又感慨地看着他,先是严肃教训一顿,再嘱咐他以后不许胡来。
  他一一应下,悄悄拉住她的衣袖。
  一如从前第一次回漱玉宫。
  下了马车,陆嘉念与陆景幽说笑着踏入宫门,蓦然撞见陆言清在院子里等着。
  她看见陆景幽脸色一沉,赶忙安慰般拍拍他的手掌,独自走上前去。
  方才她已经想明白了,既然陆景幽如此介意,不如先放一放。
  反正昨夜计划没有成功,她与陆言清并无实质进展,前世的事情也没有眉目。
  现在千头万绪,和亲之事也还有三年,她不必太过心急。
  陆嘉念刚想说几句软化,与陆言清好聚好散,他却先开口道:
  “殿下,臣昨夜不知为何晕了过去,今日特来请罪。”
  说着,他转身从贴身侍女手中拿过一匹锦缎,道:
  “这是家父新得的云锦,快马加鞭从越州送来的,还请殿下笑纳。”
  陆嘉念并不想收,正思忖着怎么劝他,余光猝然瞥见陆言清身旁的侍女,整个人都愣在原地,惊惧和寒意蔓延全身。
  那姑娘瞧着比她还年纪小些,脸蛋圆圆,神色木讷,一触碰她的目光就立即低下头去......
  这不是她前世身亡那夜,给她送酥糖的小宫女吗?
  她怎么会在这儿?还是在陆言清的身旁?
  她早知陆言清目的不纯,但是......前世他们素不相识,又何至于此?
  陆嘉念好不容易才保持镇定,庆幸在此时发现线索。
  眼下想要追查,就不得不暂且同陆言清维持关系,否则想要见面就难了。
  她紧抿唇瓣,刚要收下陆言清的云锦,忽然一只手按在她的肩上。
  陆景幽眸光深深,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压得她生疼。
  作者有话说:
  陆狗:所以,皇姐又在逼我发疯?
  我来啦!
  周一新书上架,所以周日晚上不更新,周一晚上发大肥章!
  以后稳定日更,都是在十二点前,会尽早发出来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62225194 6瓶、2363069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5章 沐浴
  ◎“你、你站住!”◎
  落日敛起余晖, 漱玉宫气氛沉闷,一时间三人僵持不下。
  陆嘉念望着陆言清儒雅中带着一丝疑惑的面容,生怕他看出端倪, 讪讪笑着想继续伸手,却发觉动弹不得。
  肩上的力道大得惊人, 几乎控制着她的整只手臂, 且稍稍挪一下便又重一分,疼得她倒吸凉气。
  前世线索近在眼前,她不可能就此放过, 只能无奈又焦急地侧首,朝陆景幽凝眉使眼色。
  平日里他还算听话, 方才又嘱咐过一回,陆嘉念以为他能暂且克制一下。
  谁知,这人竟全然无视,目光始终死死盯着陆言清,一副时刻防备的模样, 气得陆嘉念暗中踹了他一脚。
  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伫立着,连来往宫人都觉得不对劲,时不时偷偷看一眼。
  陆嘉念愈发抬不起头, 恨不得把陆景幽丢回冷宫。
  方才就不应该被他几句花言巧语迷惑, 心底还自作多情地感动一番, 巴巴地又把人捡回来。
  原来他半句话也没听进去,还是老样子!
  “殿下不必多心,臣今日来, 是得了皇后娘娘的允准。”
  陆言清依然文质彬彬, 呈着云锦的手并无收回去的意思, 反而又向前递了一步。
  话虽是说给她听的, 但目光始终毫不避讳地迎上陆景幽,更像是给他的暗示。
  言下之意,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皇后点头过了明路的,陆景幽没有资格插手。
  可是陆景幽故作听不出来,眸光幽若深潭地直视不移,眉峰不动声色地挑起,眼角含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这位公子有些眼熟,不知是否见过?”
  陆言清也不恼,在他的目光下清雅展颜,悠悠道:
  “昨夜我忽然遭袭,想必殿下也受了惊,或许应当禀告陛下好好查明,你觉得呢?”
  闻言,陆嘉念心中一紧,头疼地看着快要擦出火花的二人,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看来陆言清知道是谁动了手脚,拿着把柄在逼退陆景幽。
  若是他真告诉了父皇,定然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她难保还能安然度过。
  陆嘉念等着陆景幽松手,但转头一看,他非但没有忌惮之意,反而笑意更为深沉。
  恰好他比陆言清高上一截,微微低头俯视,总像是瞧不起人一样,带着玩味和不屑。
  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陆嘉念眼一闭心一横,使劲挣扎几下横在二人中间,劝道:
  “好了好了,这种事何必惊动父皇?”
  她挂上端庄温和的笑意接过陆言清的东西,说了几句客套话,让人好生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