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言情 > 占欲 > 占欲 第14节
  “说了那么多,你就是要结婚,是吗?”
  “我不是这个意……”
  男人脸色骤冷,嘴角隐隐含着不屑的冷笑,冷冷地抛下一句“随你。”后就打开车门下车。
  砰——!!
  车门被甩上,声响巨大,带起的疾风掀起她的头发,耳膜都嗡嗡地响。
  宁喻:“……”
  ——
  那晚不欢而散后,宁喻已经好几天都没见到占行之了。
  在那之前,这小子每次有空都会来片场看她,顺便一起吃饭什么的。
  可现在,宁喻给他打电话不接,微信发信息也不回,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觉他浓烈的怨气。
  两人相处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冷战。
  宁喻本来想主动去找他,可最近拍戏太忙了,每次收工都接近凌晨,身心俱疲,一沾床就睡,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哄那小子。
  今早有一场下水戏,还是在学校的游泳池里拍。
  剧情是被女三推到水里,后被男三石越撞见,过来把她救上岸。
  场务正在布置场地,宁喻和石越正在对戏。
  石越见她脸色不太好,问:“昨晚没睡好?”
  宁喻点头:“你说现在的小孩是不是太敏感了?动不动就生气,怎么哄都哄不好。”
  “因为你弟?”
  宁喻有气无力地点头:“我们已经冷战七天零九个小时五十分钟了。”
  石越剑眉一挑,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宁喻瞥他:“很好笑?”
  “不是,就是觉得……”石越摸了摸鼻子,“那小……你弟,还挺能忍的。”
  “算了,拍完这场戏,再去哄哄他吧。”
  宁喻是会游泳的,但因这部剧女主不会游泳,所以宁喻被饰演女三的演员推入泳池里后,还要演出不会游泳的样子挣扎喊救命。
  原本已经跟女三演员沟通好怎么拍摄,可到真正拍摄时,她却因为紧张和担心宁喻的安危,每次推宁喻的力道太轻,根本表演不出狠绝歹毒的力道,导致一直ng。
  就这样,宁喻跳下去又上来,来来回回折腾了十多次,全身湿漉漉的像落汤鸡,别提有多狼狈了。
  女三演员见此,满心愧疚,红着眼眶一直朝宁喻道歉。
  宁喻倒没觉得什么,就是感觉有点冷。见她这样,只能安慰她没事。
  导演也觉得女三演员状态不太好,便让大家休息十分钟,等下再继续。
  导演一喊休息,傅晚盈立即走过来,把外套披到宁喻身上,还倒了一杯温水给她:“宁姐,先喝点温水吧。”
  “嗯。”宁喻接过温水喝了一口,问,“拍摄时,我手机有响过吗?”
  “没有,怎么了?”
  “没事。”
  十分钟后,拍摄继续。
  这一次,女三演员也调整好状态,找到最佳的角度,一口气直接把宁喻推下去。
  宁喻掉进水里,身体不断挣扎,正想按照剧本呼叫,左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扯住了筋脉,越来越僵硬。
  宁喻脸色微变。
  脚抽筋了!
  宁喻努力蹬腿,想缓解抽筋,可左脚却越来越疼,感官被水流堵住,呼吸无法流通,她感觉肺部传来刺痛,求生欲让她不断扑腾水面。
  “救……救命……”
  她努力喊出声,可在场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在演戏,没人察觉到她的异样。
  宁喻疯狂挣扎,慢慢的,扑腾的水花越来越小,力气也被抽离地一干二净。
  最后,她四肢僵硬,身体逐渐往下坠——
  站在岸边不远处的石越,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立即跑过去喊她:“宁喻?宁喻?!”
  “不好,赶紧救人!”
  石越这话一出,在场的人总算察觉,宁喻的头已经沉进水底了。
  导演大喊:“快来人!赶紧救人!!”
  石越二话不说脱掉身上的外套,弯腰正要跳下去,一抹身影从他身侧越过。
  噗通——
  泳池溅起强烈的水花,宁喻的腰被人一手勾住,继而抱出水面。
  石越愣住,等他反应过来,占行之已经抱着宁喻离开水池,疾步离开。
  占行之把她放到平地上,迅速给她做心肺复苏。
  宁喻终于有反应,直接吐出一大口水。
  宁喻睁开眼时,看到的是好多颗脑袋围在她上头。
  一个个满脸担心地喊她,傅晚盈更是吓哭了,眼睛红红的。
  她正要出声,目光就对上占行之的眼睛。
  她一愣。
  占行之垂眼看她,那双眼布满红血丝,眼底还遗留惊慌害怕后的余悸。
  水珠沿着他黏腻的湿发一滴滴地砸在她的脸颊上,像是他们之间那条隐形的线,那条原本已经扯长的线,再次慢慢地收短。
  最后恢复如常。
  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她也红了眼眶。
  可她嘴角是弯起的,不知是哭还是笑。
  “小占……”
  占行之深深地看着她的脸,终于伸出手,直接把她捞起抱进怀里。
  第15章 勾起她的下巴
  宁喻因抢救及时,身体没什么问题,倒是因最近为了赶进度,身体消耗严重,再加上刚才泡了那么久的水。
  她成功发起了高烧。
  她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感觉耳边有一群人叽叽喳喳地在说话,还有尖锐的东西扎进她皮肤里。
  很快,那股难受慢慢地退却,身体的温度也逐渐恢复正常。
  等宁喻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外面的天刚露鱼肚白,缕缕晨光从窗外洒进来,落在她的手臂上。
  她低头就看到手背上的针眼。
  宁喻突然感觉内急,拖着还有些无力的身体慢慢地下床。
  她捂着肚子正要去厕所,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冽的声音。
  “做什么?”
  宁喻一顿,扭头看到是占行之,愣了愣。
  昨天的记忆涌上来,宁喻这才反应过来,昨天她差点溺水,是占行之救的她。
  “上厕所。”宁喻朝他招手,“腿有点无力,你过来扶我一下。”
  占行之抬步走进来,把刚买好的早餐放到桌子上,随之坐下。
  “……”
  宁喻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
  见他迟迟不过来,宁喻无趣地撇撇嘴,决定还是自力更生。
  上完厕所出来,她顺道洗漱一番。
  弄完这些重新回到床上,兰姐就跟着傅晚盈过来了。
  “宁喻!”
  宁喻抬头看到兰姐,扯了扯嘴角:“这么早就过来了?”
  “你都快吓死我了,没事吧?”
  “没事。”
  确定她没事,兰姐松了口气后,才注意到一旁安静的占行之。
  宁喻跟占行之冷战的事,兰姐也知道了。
  她很有眼力见,知道这两人现在需要谈谈,便道:“宁喻,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把傅晚盈一并拉走。
  病房内很快恢复平静。
  宁喻扫了一眼早餐,主动打开透明袋子,拿出一个包子递给他,笑了笑:“还生气呢?”
  占行之只是看她,没说话。
  “行,这次确实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宁喻歪头,软着声音哄,“咱们能别气了行吗?”
  占行之扫了她递过来的包子一眼,视线往上,落在她那张白皙的素颜上。
  她眼尾微弯,含着点点笑意,狭长的眼线没了妆容的修饰,那双狐狸眼少了几分性感,多了几分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