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言情 > 占欲 > 占欲 第16节
  占行之抬头看她,笑得灿烂又勾人:“姐姐现在是闹哪一出?”
  宁喻眼里噙着丝丝水光,眼神木然,显得那对狐狸眼更加娇媚:“什、什么?”
  “剧本上可没有你刚才那个动作。”
  “……”
  宁喻瞬间清醒过来,猛地推开他。
  占行之被她推得后退几步,低头看着被她不自觉抓皱的衣领。
  宁喻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脑子瞬间一嗡。
  这是……
  她抓的?!
  宁喻立即跳下桌子,坐回椅子上,手指尴尬地敲着桌面,撇开视线:“我要看剧本了,你、你没事先走吧。”
  “饭不吃了?”
  “我还不饿。”
  头顶传来一记哼笑。
  “宁喻,”占行之双手插兜,慢慢地弯下上半身,视线与她齐平,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我他妈人都来了,你又想毁约?”
  “说什么脏话呢?”
  占行之伸手抽掉她手里的剧本扔到一旁,态度不容拒绝:“去吃饭。”
  “……”
  宁喻并不是不饿,而是刚才那场跟占行之的对戏,让她生出了一丝尴尬。
  她第一次发怂,不敢面对他。
  不过最后她还是抵不过占行之的“恶势力”,被他强行拉去吃饭了。
  晚上宁喻再次温习了一遍剧本,发现自己慢慢地找到了状态。
  这小子还挺有用的。
  第二天宁喻好不容易做好准备,准备她职业生涯第一场“亲密戏”时,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导演的把“亲脸”戏份取消掉的消息!
  石越听到这个消息,心有余悸地抚了抚胸口,松了老大一口气:“还好还好,命算是保住了。”
  宁喻懒懒地睨他:“是你让导演改掉的?”
  听到这个消息,宁喻反而也松了一口气。
  虽然她知道,作为演员,这些事是必须经历的,但昨晚回去后她还是有所顾虑了。
  毕竟她之前答应过占行之,不拍亲密戏的。
  哪怕是亲脸,也担心那小子看了会不高兴。
  “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啊?”
  “那是谁?”
  “是……”石越话一顿,反应过来笑道,“应该是导演自己想了一晚上,觉得亲脸还是太玷污校园时期的高洁爱情了,还不如牵牵手在暧昧期更让人心痒难耐。”
  “……”
  ——
  拍完戏,午休时间,兰姐开车过来剧组看她。
  “拍得怎么样?顺利吗?”
  占行之今天要上课,没空过来片场,再加上一个小时后就又要继续拍了,宁喻为了争取更多的休息时间,就直接在剧组跟大家吃盒饭了。
  宁喻不是矫情的主,有什么就吃什么,对吃方面基本不挑。
  傅晚盈看到兰姐过来,笑问:“兰姐,吃饭了吗?”
  “还没,还有吗?”
  “有,”傅晚盈立即去给她拿了一盒饭过来给她,“给,还热乎着呢。”
  兰姐接过:“谢了。”
  兰姐把椅子拉到宁喻身边,把盒饭放到桌子上,跟她一起吃饭。
  “宁喻,跟你说件事儿。”
  “什么事儿?”
  “那个人……”兰姐压低声音,“又打电话过来了。”
  宁喻吃饭的手顿住,偏头看向她:“ᴶˢᴳ占宏骁?”
  兰姐点头:“还是要钱。”
  “那就给他。”宁喻继续吃饭,一脸无所谓,“只要不要让他去打扰小占就行了。”
  占宏骁是占行之亲生父亲,之前他因犯事坐牢,直到两年前才被释放。
  他被放出来后,身无分文,看到占行之已经成功逃离精神病院,还受到她的资助读大学,就想去投靠占行之。
  宁喻知道占宏骁德行,为了不让他去打扰占行之,就给了一些钱把他打发掉。
  不料当他尝到甜头后,就缠上宁喻了。每次钱花完后就来找她。宁喻虽不悦,但想到钱换来占行之安稳的生活,也就作罢,随便给点钱把他打发掉。
  可每一次的妥协,却换来他的得寸进尺,从几万到几十万,再到现在狮子大开口,直接要五千万!
  兰姐伸出一只手:“五、五千万!他说要五千万!”
  “这么多?”宁喻想了想,道,“算了,给他吧。”
  “你说什么?”兰姐惊得下巴都掉了,“姐,我知道你不缺钱,可那是五千万!你一整部剧的片酬啊!!”
  宁喻淡定如斯:“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这次我亲自出面跟他谈,”宁喻放下筷子,摸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口,烟雾缭绕,把她那张脸氤氲的像一只妖精。
  “让他跟占行之彻底从法律上断绝父子关系。”
  第17章 别有用意的“领带”
  一所高级餐厅里。
  男人坐在椅子上,一手搭着椅背,一身正装都无法遮掩他眉宇间的暴戾。
  他身子微侧,手里端着茶杯盖,正轻轻地拂去茶杯,眼睛却直白的盯着对面的宁喻。
  “占先生真的不打算再看一遍合同吗?”宁喻勾唇一笑,“毕竟这关乎你所要的五千万。”
  宁喻给他的合同,正是他让他自动跟占行之断绝父子关系的合同。
  他表情微变,大致浏览了一遍:“宁小姐真打算给我五千万?”
  “只要你签下这份合同,保证以后永远都不准出现在占行之面前,那五千万就是你的了。”
  “宁姐果然大方,小占能遇到你,真的是他的福气。”他端起茶,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不过我突然觉得那五千万,还是太少了。”
  宁喻蹙眉:“你什么意思?”
  “我反悔了。”他咧嘴笑,“我觉得七千万,才能值得我签下这份合同。”
  “你!”
  他下巴微抬,显得他脸上那道疤痕更加狰狞:“宁小姐考虑一下呗。”
  “我没准备那么多钱。”
  “那改日再谈。”他说完起身。
  “等等!”
  他停下脚步,转身看她:“宁小姐还有话说?”
  “不用谈了。”
  占宏骁正疑惑着,只见宁喻起身,抄走桌子上的合同,直接撕成两半!
  她把撕碎的纸碎扔进垃圾桶里,拉了拉身上的外套,随之坐下,抽了一口烟,朝他笑了笑:“既然这交易做不成,那就不必做了。”
  占宏骁脸色微变:“你就不怕我去找占行之?!”
  “去吧。”宁喻双腿交叠,神情淡定从容,“反正你这两年向我勒索的那些钱,也足够能把你送进去了。”
  “你!”他勃然大怒,“你想怎么样?”
  “我说了,只要你签下了那份合同,那五千万就是你的。”
  占宏骁犹豫了一秒:“好,我签!”
  “占先生果然识趣,”宁喻冷笑一声,从包里拿出新一份合同推到他面前,把笔扔到他跟前,“签吧。”
  占宏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拿起笔翻开合同,直接签下自己的大名和盖指纹红章。
  宁喻抽走合同合上,重新放回包里。
  占宏骁冷冷地直视她:“那五千万必须现在转到我的卡上。”
  话音刚落,他手机就响了一下。
  他拿出一看,是银行卡到账信息,上面赫然显示五千万。
  “占先生这下满意了吗?”
  他眼睛放光,起身,正转身准备走,突然又想起什么,一脸“慈笑”:“我听说快到小占的生日了,我这个做父亲的,无法去见他,只能在这提前祝他二十岁生日快乐了。”
  “……”
  他转身,一拐一瘸地离开了。
  兰姐从暗处走出来,看了看远去的背影,道:“宁喻,那五千万你真的给他了?”
  “嗯。”宁喻把合同重新拿出来看了一眼,随即递给兰姐,“他已经签名了,你去联系法务部起诉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