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言情 > 占欲 > 占欲 第34节
  无奈只能另想办法。
  宁喻抬头,目测了一下整个陷阱的深度,预计有四米左右。急救包也在危急时刻不知道掉哪儿去了,眼看着雪下越大,如果一直待在这里,饿不死,迟早也会被冻死。
  宁喻立即起身:“婳婳,咱们试一下自己爬上去。”
  “啊?怎么爬?”
  “我算了,咱们两个人加起来的身高有三米多,你看,”宁喻指着接近洞口的那块凸出来的石块,“只要咱们抓到那块石块,就能借助力量,像攀岩一下攀爬上去。”
  凌婳查看了一下土璧的情况,确实能这么做。
  “好!”凌婳立即蹲下身,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宁宁,你快上来!”
  “不行。我比你高,力气比你大,你先上,等你上去了再找东西拉我。”说着自己蹲下身。
  凌婳还想谦让,但顾及到时间紧急,眼看着快起狂风了,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思此,凌婳点头,抬脚立即踩上宁喻的双肩。
  宁喻借助双手撑墙的力量,慢慢地起身,把凌婳往上送。
  凌婳借助石头的,很快攀爬了上去。
  “宁ᴶˢᴳ宁,我上来了!”凌婳一喜,立即转身把手伸下去,“快,抓住我的手!”
  以宁喻的身高,根本够不着凌婳的手,她只能另寻办法。
  上面的凌婳也在找能拉人的东西,可四周都是雪地,一个人都没有,更别说绳子的东西了。
  宁喻看到大腿的位置有一个凹下去的坑,她喊了凌婳一声,对方立即伸出手。
  宁喻踩住那道坑踩上去,一把抓住了凌婳的手。
  凌婳刚要用力拉宁喻上去,不料宁喻脚底一滑,整个人重新跌回地下。
  凌婳脸色一变:“宁宁!!没事吧?”
  宁喻痛得紧皱眉头,尝试扭了一下右脚腕,一阵剧痛顿时传遍全身。
  完了,扭到脚了。
  宁喻起身再跟凌婳尝试了几次,都因下雪导致土壁湿滑和宁喻只有一只脚发力的原因,没有成功。
  “不行,太滑了,我的脚也崴了,根本使不上劲,”眼看着雪越下越大,宁喻只能放弃,“婳婳,你先回去,找到人再过来援救我。”
  “你能挺得住吗?”
  “应该可以。”
  凌婳抹掉脸上的泪,把身上的外套脱掉扔给她:“好,衣服你先穿上,我很快就回来找你!”
  “好。”
  凌婳起身走了。
  四周又陷入短暂的寂静,很快就被狂风席卷冲散。
  狂风夹杂着厚重的雪花不断从头顶砸下来,宁喻躲在靠墙的边缘,躲开那些雪花。
  她蹲坐在地,双手抱着双腿,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给自己取暖。
  天越来越黑,几乎看不到五指,只有狂风还咻咻地卷来,像暗夜索命的魔鬼。
  宁喻又冷又咳,冻得整个脑子都处于僵硬的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轻微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慢慢地唤醒她的神智。
  她睁开眼,那道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宁喻!你在哪儿?宁喻!!”
  是占行之?!
  宁喻慢慢地起身,想出声喊,可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发不出一点点声音。
  她意识模糊,仿佛身处于大火中。
  “占行之……”她倒在地上,低声回应着上头传来的喊声,“我……我在这儿。”
  很快,一道灯光扫过来,直接落在她的身上。
  占行之脸色一变:“宁喻!”
  他用嘴咬住手电筒,从包里拿出那条绳子,绕到一旁的树上,再绑一个死结,再把剩下的部分扔了下去。
  随后借助绳子,身体迅速滑了下去!
  他把人抱起,将她背靠着墙:“你怎么样?醒醒!”
  宁喻全身滚烫,明显是发高烧了。
  占行之立即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到她的身上,打开急救包,找了一圈没看到可以降温的东西。
  无奈他只能先喂她葡萄糖水,再另想办法。
  宁喻意识模糊,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摆,熟悉又温暖的气息让她安心。
  占行之用包里剩余的酒精不断拭擦宁喻的四肢和全身,不久后,宁喻的体温才勉强降下了一些。
  但低烧还存在。
  占行之深知不能坐以待毙,看到土璧上有藤枝,立即用手一条条扯下来。
  他用衣服包住手,掰断藤枝上那一根根利刺,有些利刺很坚硬尖锐,即使他用衣服包着手,还是有不少扎进他手里。
  不一会儿,他整个右手都是刺口,正冒着血珠子。
  可他无暇顾及,抹掉手心里的血,把宁喻弄到背上,再借助藤枝把两人身体绑住。
  宁喻慢慢恢复意识,看到占行之正背着她,借助那唯一的绳子,一步步把她背上去。
  望着眼前的后脑勺,许是生病情绪敏感的原因,宁喻眼眶微热:“占行之……”
  占行之一边攀爬,一边稳住呼吸回应她:“嗯?”
  “我们……能得上去吗?”
  “能。”
  “我……”她下巴磕在他的肩上,双手抱紧他的脖颈,以免掉下去,让占行之前功尽弃,“我以为我要死了。”
  濒临死亡的感受,痛苦又绝望,像是灵魂漂浮到另外一个世界,都是极度的寒冰。
  那冰寒刺骨的冷意,让她无所遁形。
  她以为自己就这么死在这漫天白雪地里。
  直到听到他的声音,她恐惧绝望的心,才慢慢地恢复希望。
  “你不会死,”占行之黑眸微敛,眼神坚定,“只要我有一天活着,你就不会死。”
  手上的血不断蹭到粗糙的绳子上,带出的血痕,导致绳子有些打滑。占行之咬着牙,额际的青筋暴起,努力往上爬。
  “宁喻,你要相信我。”
  “……嗯。”
  宁喻缓缓闭上眼,意识再次涣散。
  我相信你。
  第35章 你让我缓解一下
  宁喻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里了。
  她扫了一眼四周。凌婳听到动静,立即惊醒。
  看到宁喻已经醒过来,惊喜地扑进她怀里,又哭又笑:“宁宁,你终于醒了,我都快吓死了!”
  宁喻被她勒得呼吸有些困难,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把她从身上扒拉下来,问:“是谁把我救回来的?”
  凌婳愣住,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温度已经降下来了才放心:“是小占帅哥赶来救你的啊!”
  真的是他,并不是她发烧时的幻觉。
  “宁宁,你不知道,当时你发高烧昏迷,雪也下的很大,车子根本开不了,是小占帅哥背着你,一步步徒步背你回来的!”
  “你被送来医院后,小占帅哥也不顾自己手上的伤,硬是守着你退烧了才愿意让医生给他处理伤口。”
  凌婳手撑着脸,想起昨晚的画面,都不由动容和感动,“平时我看到他时,都是一副冷淡的模样,但昨晚,我亲眼看到他因为担心你,双手不断颤抖,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似的,看起来好可怜啊。”
  宁喻安静地听着。昨晚她的记忆只停留在占行之背她爬出陷阱的画面,在那之后,她就都不记得了。
  占行之一贯冷静自持,永远都是一副清冷、事不关己的模样。可昨晚的自己,真的吓到他了。
  “那他现在在哪儿?”
  “他啊,去……”凌婳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两人,顿了顿,笑着示意,“呐,你的小占弟弟回来了!”
  宁喻:“……”
  石越走进来,把买回来的水果放到桌子上,关心了宁喻几句,确定她已经没事,才安心下来。
  他偷瞄了一眼一旁的占行之,立即把凌婳拉走:“凌婳,走走,我有事找你。”
  凌婳看不懂他的示意:“什么事啊?”
  石越发现占行之的眼神越来越可怕,语句间都是催促之意:“很、很重要的事!先……”
  “诶等等,”凌婳拉住他,不肯走,“这里又没有外人,什么事不能在这儿说?”
  石越无语,只好“悄咪咪”道:“是、是给你买的辣条!”
  凌婳脸色一变:“那还不赶紧走?”
  这话一落,她第一个开溜了。
  石越:“……”
  病房再次恢复平静。
  宁喻突然有些尴尬:“昨晚……真的麻烦你了。”
  占行之拉开椅子坐下,直接下最后通牒:“以后不准再接这种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