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言情 > 占欲 > 占欲 第35节
  “为什么?”
  “你说呢?”
  “……”
  宁喻似是想到什么,忍不住轻笑。
  占行之面无表情地看她。
  宁喻迅速敛起笑,知道他担心自己,正生着气呢。
  “那我要是接呢?”宁喻耸耸肩,故作无所谓,“再说了,有钱赚为什么不去?”
  “我可以给你钱。”
  “你?”
  “不信我?”
  “你一个大学生,日常开销都是用我的钱,”宁喻突然凑近,眼尾微弯,狐狸眼眨了眨,带着纯欲的媚,“你哪儿的钱养我?”
  “这个你不用管。”
  “你口气挺大。”
  “除了年纪,我其他都不小,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宁喻被口水呛到,猛咳几声,美目瞪他:“你能不能别总提这茬事?”
  害她的脚趾又抠出三亩地了!
  “是你自己提的。”
  “你倒打一耙!”
  “……”
  这局她赢,宁喻心情很好,余光看到缠绕在他手上的纱布,眼里一痛,伸出手托起他的手。
  她指腹轻轻地摩擦粗粝的白纱布,抬头问他:“痛吗?”
  占行之目光沉静地落在她的身上:“如果痛,你会怎么做?”
  宁喻想了想,勾唇一笑:“你打算让我怎么做?”
  “随你心意。”
  “随我心意?那好,”宁喻思虑了几秒,事先给他打预防针,“如果我做了,你可别激动啊。”
  “又不是玩你,有什么好激动的?”
  “……”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宁喻没回复,而是低下头,隔着白纱布,在他掌心落下一吻。
  占行之身形一僵。
  “疼吗?不疼的话,那我可要再好好帮你……”她抬头,一边仔仔细细地观察他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一边用红色的长指甲有意无意地在他敏感的手心挠啊挠,魅惑的狐狸眼里,尽是勾引的意味,“检查一下伤口了。”
  占行之瞳仁微缩,紧紧盯着她那张得意的像一只狐狸的脸,薄唇抿了抿。
  眼底开始浮现掠夺之色。
  见他久久不语,宁喻再次问:“怎么不说……啊——”
  宁喻只感觉一阵眩晕,下一ᴶˢᴳ秒自己就被占行之压到床上。
  他左手轻松控制住她的双手,放置头顶,受伤的右手扣住她的细腰,轻轻地摩擦。
  力道不重,但却异常色、情。
  “你、你要干什么?”宁喻实在不习惯这个姿势,身体下意识扭了扭,“这里是医院,你可别乱来啊!”
  占行之黑眸黑黑沉沉,如洁白的宣纸上,被泼了一层墨的水墨画,定定地落在她因为扭动,衣摆被蹭上去一点,露出那半截细白的腰肢上。
  深深地注视着,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疼,我全身都疼,”他紧盯着她平坦的小腹,而后慢慢地低下头。
  宁喻身形猛然僵住,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只留下,耳边那尽是他蛊惑人心的低哑的嗓音——
  “你让我缓解一下。”
  第36章 我要把占行之搞到手
  仿佛有电流从她腹部处向四肢流窜,泛起一层层鸡皮疙瘩。
  宁喻用手抵住他的头,仿佛被喝过多水的红玫瑰,声音细微而又软弱:“别。”
  男人指腹轻轻地按压那排绯红印,随即抬起头,下巴磕在她小腹上,眼底有戏弄之意:“别什么?”
  “……”
  宁喻脸一红,立即推开他:“没什么?你快给我起来!”
  占行之纹丝不动:“姐姐不喜欢我这样?”
  “……”
  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
  知道她喜欢他叫她姐姐,所以才这么喜欢在这种时候喊她姐姐。
  宁喻越想越觉得羞耻。
  “你别、别叫我姐。”
  占行之笑了一声,那笑声里满满都是歧视。
  “……”
  “既然不让叫,那就是……”他那不怀好意的手又悄然钻入衣摆,慢慢地往上,在她衣带子处停下,闲情逸致地勾了勾,“姐姐想要更深一步的?”
  宁喻后背发僵。他的手指,不管是力道还是幅度,都很小,发出的声音也小到几乎听不到。
  但弹在她皮肤上,在他肆意撩拨下,那震动又那么清晰可觉,让人难以忽视。
  “深什么深?”宁喻猛地扣住他乱动的手,用力从他衣服里抽出来,没好气道,“这里是医院!你动手动脚成什么样?”
  “宁喻,我救了你,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这还要报酬的吗?”
  占行之挑眉,反问:“我是做慈善的?”
  “……”
  慈善家确实没有你这么凶巴巴的。
  宁喻知道他在给自己下套,立即故作可怜:“可我脚崴了,还没好呢。”
  占行之目光一顿,转移到她的右脚上。
  右脚红肿,搽了药后,明显比昨晚消肿很多了。
  宁喻把自己右脚抱过来,轻轻地放到跟前,可怜巴巴地朝他眨眼:“我可怜吗?”
  占行之目光收回,落回她的脸上。
  她素面朝天,没了聚光灯下精致妆容加持,少了几分艳丽性感,反而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娇柔。
  占行之绝情戳穿:“装可怜不是像你这样。”
  “……”
  宁喻冷哼一声:“算了,就当我这些年的深情喂了狗。”说着就把自己的腿抱回去。
  男人眯了眯眼:“深情?”
  “我说的不对吗?”宁喻有些怨气地用手指戳他胸膛,“这四年多,我供你吃供你穿,那么费尽心思,到头来却换不来你一……”
  占行之扣住她的手,声线微沉:“乱碰什么?等下你负责?”
  “……”
  “你倒是提醒我了,宁喻,”占行之拇指轻柔地按摩她微肿的脚,慢悠悠地说,“现在已经三个月了。”
  “啊?”
  占行之抬头,对上她不解的目光:“可你还没答应我。”
  “……”
  宁喻总算想起来了,之前他说过只给她三个月时间,时间一到,就必须同意跟他在一起。
  “就三个月?”宁喻抿了抿唇,“要不你再追我一个月,说不定这次我就会答应你了。”
  占行之咬牙:“你耍我?”
  “真没耍你,这次我同意你追我了。”
  “之前不算?”
  “之前都是你一意孤行,我可没同意啊!”
  占行之脸色微沉,有些危险:“你在耍我?”
  “不,我不仅不会耍你,还会……”宁喻突然凑近,勾起他硬朗的下颌,在他左脸上亲了一口,狐狸眼里勾着狡猾的笑意,“帮你哦。”
  占行之眸色一暗,迅速罩住她的后颈,把人勾过来,薄唇就要落下来。
  宁喻适时用手堵住他的嘴,巧笑嫣然:“急什么?以后你有的是机会。”
  占行之胸腔微微起伏,像是尝不到甜头的狼,正努力压抑着内心的野性:“宁喻,别再耍我,不然……”
  宁喻修长的手指勾住他胸前的领带,慢慢地拉长,媚眼如丝,像勾人的小狐狸:“不然什么?”
  “把你搞到话都说不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