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言情 > 占欲 > 占欲 第66节
  占行之勾唇,俊脸落在她颈间,声音闷闷地传出:“那以后我尽量听你的话,有诚意一点?”
  “这还差不多。”
  宁喻看到桌子上热乎乎的东西,问:“这些都是你做的?”
  不仅有热乎乎的粥,还有她最喜欢吃的牛肉,以及一杯牛奶。
  宁喻端起牛奶喝了一口,一股暖流流入心里。
  牛奶也是温的。
  整个疲倦的身体慢慢地回暖,瞬间舒服了好多。
  宁喻刚要把牛奶放回去,不料手撞上他的脸,一些牛奶直接溅到她的衣服上。
  “快快,给我几张纸。”
  “不用了。”
  宁喻一愣,正疑惑,男人的唇就落了下来。
  “帮你弄干净。”
  宁喻身形一僵,低眉盯着男人那张薄唇。
  占行之目光慢慢地往上走,落在她的锁骨上。
  他轻轻地咬了咬:“还可以吗?”
  “……”
  宁喻连忙推开他的头,严厉拒绝:“不行!”
  占行之扯了扯嘴角:“姐姐别紧张,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
  “……”
  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先休息一个星期,”占行之眼露心疼,“一个星期后再说。”
  “…………”
  一向厚脸皮的宁喻,也没忍住红了脸。
  她假咳几声,转移话题:“我饿了,你喂我吃吧。”
  占行之很听话,主动一勺勺地舀起粥给她喝。
  宁喻安静地喝着,仔细描绘眼前男人的这张脸。
  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看占行之那双眼睛,感觉越来越像当年那位少年了。
  每次她看着看着,眼前这双眼睛就会与当年看到的那双慢慢地重合。
  宁喻摇头,甩掉脑海里的想法。
  占行之是占行之,他是他,他们即使相似百分百,那也不会是占行之。
  “最近你怎么这么听话?”宁喻侧着身体,手肘抵着他的肩膀,撑着脸,好整以暇地看他,“以前叫你喂我吃饭,你不仅不肯,还反过来威胁我喂你吃。”
  想起以前有一次在医院里,她因拍戏落水住院,想借助自己生病扮可怜,让他喂自己吃饭,可最后却变成她喂他。
  “现在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我弄的。”
  “??”
  “所以给你喂吃的,是我的责任,”占行之停下手,抬眼看她,“只有你吃饱了,我才会饱。”
  “…………”
  宁喻发现现在真的没法跟他沟通下去。
  宁喻一口气干完剩下的东西,啪地一声把被子拍回桌子上:“我要下去。”
  “去哪儿?”
  “工作啊!”宁喻扭了扭,想从他身上下去,“不工作,你养得起我吗?”
  占行之压着她不让她动:“怎么养不起?”
  宁喻挑眉:“我一支口红几十万,一辆车几千万,一个月单纯吃喝就消费一千万,你有钱?”
  占行之冷笑:“宁喻,你觉得我这么快拿到邵氏集团的决策权,是为了什么?”
  宁喻笑容一僵,恢复认真:“为了什么?”
  “为了你,”占行之重重地亲了她一口,“知道你不好养,所以我必须提前赚更多的钱。”
  宁喻哑然。
  心跳不由加快。
  她还以为他之所以回邵家,是因为他母亲,最不济也是为了名和利。
  宁喻不知道怎么说,只能主动亲他。
  “小占同学,辛苦了。”
  占行之直接把她压到沙发上,手顺势钻入那件宽松的白衬衫里:“既然辛苦,那给我点补偿?”
  宁喻起身:“不行!”
  占行之又一手轻松把她压回去:“就一下。”
  “不行,我都迟到很久了,兰姐都打电话轰炸……”
  “兰姐那边我早就帮你解决了。”
  “什么?”
  “我把你喂饱了,现在换成我了吗?”
  “???”
  “放心,你有一整天的时间,”占行之堵住她的嘴,声音哑的不像话——
  “喂我吃。”
  第67章 行之帅哥这么猛的吗?
  宁喻离开占行之的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离开时,她双手酸得跟提了几百斤重物一整天,连提包都费劲。
  不过经过这事后,宁喻算是学聪明了,下次去他家之前,先去算一下卦,或者去寺庙抽签,确定那小子不会变禽兽再去。
  不过最近占行之正开拓海外市场,每天忙得要死,出差的次数都变多了。
  宁喻性格独立,从不依附别人,在感情上亦是如此。
  对于占行之,宁喻给彼此足够的空间和信任,从不会主动黏他太紧,一直都秉持距离产生美的理念。
  不过占行之却不这么想。要不是最近忙出差,占行之恨不得把宁喻拴在身边,时时刻刻都要看到她。
  《烟火》这部剧已经到后期制作了。制作方那边觉得宁喻音色不错,很符合女主苏烟的性格,便把《烟火》其中一首插曲交给她演唱。
  宁喻是这部剧的女主,对于这个要求自然同意。
  不过拿到曲谱,看到编曲和作词人都是凌婳,宁喻沉默了。
  知道这首歌是宁喻唱后,凌婳直接跑过来她这边,两人商讨怎么唱好这首歌。
  宁喻对音乐不是很懂,大多都是凌婳亲自教她一些唱歌的技巧。
  两人一起练这首歌练了一个星期,今天去录音室正式录歌。
  傅晚盈把所有设备都抱上车,还很暖心地给她准备了不少润喉糖:“宁姐,等下你录歌时,可以多吃点这个糖,有助于降火。”
  “好,谢谢小晚。”
  宁喻笑着接过,剥开一粒扔进嘴里。
  宁喻刚到录音室,就被凌婳一手拉到旁边的休息室,直接塞给她一大箱东西。
  宁喻疑惑:“什么东西?”
  “哎呀,你现在不是跟行之帅哥谈恋爱吗?我作为你最好的朋友兼闺蜜,总得给你们送点恋爱礼包作为祝福啊!”凌婳拍了拍箱子,凑近她,笑得暧昧,“宁宁,我保证,今晚过后,你一定会过来谢我的。”
  见她一脸色情像,宁喻更加好奇箱子里的东西了。
  她放下箱子,立即撕开胶带打开。
  看到箱子里的东西,宁喻眼睛瞪大。
  居然都是一些情趣工具!
  “……”宁喻额头青筋跳了跳,“凌婳,你是想要我死吗?”
  凌婳捂住嘴,一脸吃惊:“行之帅哥这么猛的吗?”
  “……”
  宁喻不想要,更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把这一大箱子的东西直接抱回去。
  不过凌婳早就预想到她的顾虑,直接预约了快递小哥上门取件,让快递小哥帮宁喻送到她家。
  宁喻:“呵呵,你这售后服务挺完善啊?”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
  宁喻跟凌婳一起进录音室录歌,凌婳主要唱一些和声,就十几秒的时间,她录完后就离开去参加其他活动了。
  宁喻录歌录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结束后,她四点左右还有一场她之前代言某个汽车品牌的展销会剪彩活动。
  兰姐亲自过来接她们过去活动现场。
  宁喻的粉丝知道今天她会过来参加活动,早早就在那ᴶˢᴳ里守候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