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言情 > 占欲 > 占欲 第72节
  “亲我。”
  宁喻点头,凑上去亲了他一口。
  占行之趁此机会,摁住她的后脑勺,直接加深这个吻。
  两人吻了很久,直到宁喻有些缺氧,占行之才甘心放开她。
  宁喻气喘吁吁地看他:“现在这五星好评,还廉价吗?”
  “没了。”
  占行之把她脑袋摁进自己的胸前,亲了亲她的发顶,低声在她耳畔轻轻地说——
  “阿宁,生日快乐。”
  ……
  ——
  那晚占行之知道她心情不太好,也没强求她,只是亲了亲她,就抱着她睡了。
  宁喻生日过后,两人又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傅晚盈因要在医院照顾那个孩子,没空过来上班。好在宁喻比较自立,很多事情自己能搞定,也没有听从兰姐的话,再重新聘请助理。
  今天收工比较早,宁喻打算过去医院看看他们。
  私人行程,宁喻没让兰姐和其他工作人员跟着,只有自己一个人过去。
  傅晚盈看到宁喻过来,疲倦的眉眼立即染上笑容:“宁姐,你来啦?”
  傅子成看到宁喻,立即脆生生地喊道:“宁宁小姨,你来啦?”
  说着就要下床。
  傅晚盈担心他的情况,一边扶他下来一边道:“成成,你慢点!”
  宁喻笑着走进去,把买来的水果的和玩具放到一边,蹲下身把他抱起:“怎么样,今天成成乖不乖?”
  “我可乖了,妈……”他似是意识到什么,立即改口,“晚晚姑姑刚刚还夸奖我了呢!”
  宁喻眉眼温柔地揉着他的脑袋:“成成真乖,姐姐奖励你一个好玩的东西。”
  宁喻立即把过来时买的汽车玩具递给他:“给,看看喜不喜欢。”
  玩具车很大,傅子成双手抱着都有些吃力,可眼里都是小男孩对玩具车的喜爱:“谢谢宁宁小姨!我很喜欢!”
  宁喻在病房陪了他们两个多小时,期间傅晚盈的弟弟也过来陪成成怎么使用玩具汽车。
  见时间不早了,宁喻才跟他们道别,准备离开。
  宁喻刚走出病房,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她摸出一看,接通:“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宁小姐,不好意思,关于当年你母亲死亡的真相,有人在压着,我们调查不到。”
  “有人压着?谁?”
  “不清楚。”
  “……”
  宁喻眼露失望:“行,辛苦了。”
  宁喻刚挂断电话,抬头就看到走廊尽头处,正微笑着看她的男人。
  是一直跟在邵庭鹤身边的那位秘书。
  他缓缓走过来,一脸恭敬:“宁小姐,我们家鹤爷找您有事要商谈,不知道您可否方便?”
  宁喻总感觉邵庭鹤这次找她没好意,便拒绝了:“没有,抱歉。”
  “是关于您母亲的事。”
  宁喻步伐一顿,有些惊讶地看向他。
  秘书垂下眼,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宁小姐,请。”
  宁喻跟随秘书来到医院的休息室内。
  邵庭鹤早就在那儿等候多时了。
  看着男人的背影,宁喻出声:“请问鹤二少找我有事吗?”
  邵庭鹤推着轮椅缓缓转过来,看到她,薄唇一抿,笑容谦和:“宁喻小姐可是在查你母亲当年死亡的真相?”
  宁喻蹙眉:“你怎么知道?”
  邵庭鹤转动手腕上的佛珠,镜片后的黑眸泛着深沉的光:“因为我手里,有当年你母亲临死之前的录音带。”
  宁喻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你猜测的没错,你母亲的死,并不只是掉下悬崖翻车死亡那么简单。”
  宁喻朝他伸出手:“把录音带给我。”
  看着她伸过来的手,邵庭鹤笑了:“宁喻小姐,我可以给你录音带,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需要你跟我订婚。”
  第73章 占行之,你抱抱我好不好?
  宁喻拧眉:“为什么?”
  她根本不相信邵庭鹤会是因为喜欢才让她跟他订婚。
  “我需要一个挡箭牌。”
  宁喻惊愕住。
  没想到他如此坦率,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邵庭鹤跟她简单解释老枭与他的恩怨,宁喻听得脸色冷凝:“所以你要通过与我订婚,让老枭他们以为我就是你的女人,以此引蛇出洞,借此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样的买卖,一看就是在刀口上舔血的。
  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宁喻小姐果然是聪明人。”
  宁喻敛了敛眼眸:“这是交易?”
  “是。”
  “……”
  “还有一点,”邵庭鹤指腹摩擦扶手,眼里都是阴险的算计,“我要傅晚盈。”
  宁喻立即警惕:“你要干什么?”
  他轻笑一声:“宁喻小姐不用紧张,我只是需要一位护工,我看你身边的傅小姐做事伶俐,所以想把她挖过来而已。”
  宁喻自然不会相信他这番鬼话:“鹤二少,小晚是人,不是东西,不是你想要就要。”
  “那怎样宁喻小姐才愿意把她让给我?”
  “怎么都不行,”宁喻态度坚决,“除非她自愿。”
  邵庭鹤垂眸,思考了一秒,道:“好,就等她自愿。”
  “不过,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手上有没有那所谓的录音带?”宁喻勾唇冷笑,“就算有,真假如何考证?”
  “我用整个邵氏集团的名誉做赌注,还不值得宁喻小姐同意做这笔交易吗?”
  “我确实不会为了一个不确定真假的东西,去拿自己的命去赌。”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表面看起来温文尔雅,是邵家二少爷,可实际上,他那双手,并不干净。
  一个黑白通吃,惹上黑市所谓老枭的人,这样的人身边能指望多安全?
  宁喻不想趟这趟浑水,搭上自己的命。
  邵庭鹤眸色微敛,笑了笑:“宁喻小姐这是不肯?”
  “抱歉。”
  宁喻离开医院,刚上车,手机上就震动了一下。
  她摸出一看,是一条短信形式发来的语音带。
  宁喻顿了顿,点开了那条语音——
  “闻颖,你绝对不能这样!”
  “邵蓝沁,你放开我,我的事不用你管!”
  两道女声混杂在一起,衣服拉扯的声音,极其的混乱。
  宁喻脸色骤变。
  是她母亲的声音!
  蓝沁?是占行之的母亲?
  可当宁喻再想听下去,录音带里突然传来一道短促的惊叫声,而后结束了!
  宁喻脸色一愣,继续听了好几遍,终于确定这条录音带里其中一个声音就是她母亲。
  而另一个就是邵蓝沁!
  录音带明显是不完整的,并且很明显是通话时录下的音带。可即便如此,她母亲喊对方的名字,她听得一清二楚。
  当时邵蓝沁在现场。
  母亲的死跟她有关?
  意识到这一点,宁喻心头宛如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呼吸越来越困难。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是邵庭鹤发来的信息——
  【宁喻小姐要是想好了,随时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