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言情 > 占欲 > 占欲 第90节
  占行之上半身探出,疯狂朝冯毅的车子打。
  冯毅的车子被打得千疮百孔,车窗玻璃都是子弹孔。
  冯毅看到宁喻从车子里爬出来,还把宁柔压制在车身上,他气得双眼通红,直接开车朝宁喻的方向开去。
  “柔柔,快闪开——!”
  冯毅的车子在枪林弹雨中迅速朝宁喻逼近。
  宁喻眸色骤变,想躲开,可身后就是危险的悬崖。
  “冯毅,你敢动她,我杀你了!!”占行之嘶声怒吼,手里的枪被打到冒火,车子也朝冯毅冲去。
  可冯毅明显带着同归于尽的决心,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
  宁喻被逼到毫无退路,冯毅的车子越来越近。
  千钧一发之际,宁喻迅速扯过宁柔挡在面前。
  就算她死,也要拉上宁柔一起死!
  宁柔奋力挣扎,惊恐大喊:“爸!!停车——快停——!!”
  砰——!!
  宁柔的声音被剧烈的声音撞碎。
  两具身体被猛力带起,抛至半空。
  世界宛如停止了运转,四周骤然陷入一片死寂。
  希望被绝望充斥……
  所有的一切,仿佛在那一刻都消失了。
  下一秒她们的身体直直往悬崖下坠落。
  占行之瞳孔大震,声嘶力竭:“宁喻——!!!”
  刹那间,一股剧痛涌上心头,占行之捂着胸口,猛然吐出一大口红血。
  谷曜惊慌大喊:“老大!!”
  第92章 阿宁在叫我,我要过去看她
  车子在悬崖边缘被刹住,冯毅整个人呆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眼前荒芜空荡的世界。
  柔柔……
  “柔柔!!”
  他跌跌撞撞地从车上下来,想去找宁柔,可刚一下车,无数颗子弹就朝他身上招呼。
  占行之嘴角溢血,眼睛猩红,手里的枪直直对着冯毅,疯狂扫射。
  冯毅全身被占行之打成马蜂窝,眉心正中数枪,身体被子弹穿肠而过,鲜血沿着窟窿疯狂往外涌。
  他眼睛大睁,直直盯着占行之,双膝一弯,跪倒在地,而后脸朝地倒了下去。
  占行之也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一软,跪倒在地。
  “老大!”
  “占行之!”
  身后无数脚步声逼近。
  兰姐、傅晚盈、廖莺以及邵庭鹤,都赶了过来。
  谷曜急忙过去扶起他:“老大,你怎么样了?”
  “救……快去救宁喻……”
  邵庭鹤立即安排人悬崖底下搜救。
  邵庭鹤看到倒在地上的冯毅,随即捡起占行之仍在地上的枪,推着轮椅走到冯毅面前,把戴着手套的手抹掉枪上的指纹,再把枪塞进冯毅的手里,对着死不瞑目的脸,冷冷出声:“是你自杀的,懂了吗?”
  ……
  警察适时赶到,立即把案发现场包围起来。
  廖莺死死抓着警队长的手臂,哭喊着:“警官,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外孙女,我求求您了……”
  “放心,我们一定尽力。”
  悬崖太大,下面就是高岩峭壁,警方和占行之以及邵庭鹤派来的人,三队人一起下去搜救。
  占行之不顾身上的痛苦,执意要跟他们一起下去搜救。
  搜了将近十个小时,直到晚上十一点多,一名警察大喊:“队长,找到了!您快去看看!”
  占行之听到这声,立即推开谷曜,跟大家飞奔过去。
  占行之推开人群,一眼就看到满身是血的宁喻。
  他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心脏传来的痛越来越重,仿佛一把刀子硬生生把他的心脏血淋淋的挖出来。
  他跌跌撞撞地走过去,跪倒在宁喻面前,双手颤抖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阿宁?”占行之抱起她上半身,轻声唤她,颤抖的声音中带着无措的恐惧,“你醒醒,阿宁……阿宁——!”
  占行之紧紧抱着宁喻,哭声低鸣又悲恸,如绝望的小孩,失去了世间最珍贵的宝藏。
  ……
  警方后来也找到了宁柔,现场也勘察了一番,还在那辆面包车上找到一瓶药瓶子。
  猜测警方找到的东西有可能是占行之的解药,唐莫寒立即跟警方联系,成功拿到那瓶解药。
  他们都被送进医院抢救,期间占行之紧紧抱着宁喻不肯放手,最后还是几个人强行掰开他的手,宁喻才被送入抢救室。
  经过一个小时的抢救,院方最终宣布,三人都抢救无效死亡。
  漫长的走廊,都是一片悲恸的哭声。
  廖莺直接哭晕了过去,幸好兰姐及时扶住她,立马叫医生抢救。
  宁金成赶到医院,看着宁喻的尸体被推入太平间,气得直接甩了占行之一巴掌。
  谷曜立即上前扣住他的手:“你干什么?!”
  “占行之,宁喻的死,都是你害的!!”宁金成甩开谷曜的手,义愤填膺道,“如果你早点过去救她,宁喻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占行之眼睛平静地落在他的身上,无波无澜,宛如一片死水。
  谷曜见占行之的精神不太对劲,立马叫人把宁金成拉出去。
  占行之正要抬步,就被谷曜一手拉住:“老大,你要去哪儿?”
  占行之垂下头,脸色苍白,整个人没了精神气,像是一棵即将枯萎的树。
  “阿宁在叫我,我要过去看她。”
  说完推开谷曜的手,抬步往太平间走去。
  占行之走进太平间,阴凉的气息涌来,驱赶掉占行之体内仅剩的温度。
  他一步步走到停尸床前,定定地望着躺在上面的女人。
  宁喻全脸都被悬崖上的树枝和石头割花了脸,一道道红色的血痕在她脸上纵横交错,像是彰显这张脸主人死前的痛苦挣扎。
  可即便如此,占行之还是一眼认出了是宁喻。
  占行之目光落在她的脖子上,而后伸出手,轻轻地勾起她脖子上,之前他送给她的那条“蛇缠玫瑰”的项链。
  项链也随着主人的逝去,慢慢地失去了温度,变得冰冷无比。
  “宁喻,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占行之轻抚她的脸,轻柔的声音在空旷冰冷的太平间回荡——
  “觉得自己假装睡一下,就以为可以离开我了?”
  第93章 占行之,宁喻已经死了
  男人眼睛充血,手臂轻颤,紧紧握着她冰冷的手,肩膀勾着,慢慢地弯下去。
  “做梦,”血迹正沿着他的嘴角溢出,悲鸣的痛苦声地从他胸腔处传出,“宁喻,你做梦!”
  占行之的身体根本不宜待在太平间太久,唐莫寒进来叫他离开,可占行之却拉着宁喻的手不放,怎么都不肯走。
  谷曜也进来拉他。
  “放手。”
  “你疯了?!”唐莫寒忍不住怒斥,“你身体现在这么差,你想被冻死在这里吗?!”
  占行之抬眼,冷冷地看着他:“连你也要阻止我看她?”
  “你这么不顾自己的身体,对得起宁喻辛苦帮你找的解药吗?!”唐莫寒扣住他的手,“谷曜,带他走!”
  谷曜直接用双手禁锢住他的身体,心疼的双眼通红:“老大,你又吐血了,咱们先出去行不行?”
  “放手!”
  “不放!”
  占行之低吼:“都给我滚……”
  他声音一卡,突然一阵眩晕涌上来,晕了过去。
  谷曜满脸震惊地看着唐莫寒拔出针头:“寒少,你给我老大打了什么?”
  “sai-230的解药。”唐莫寒淡定道,“他身体太虚弱,sai-230解药药效有点强,不过没事,他安心睡两天就能醒。”
  谷曜吞了吞口水,终于ᴶˢᴳ安心叫进来几个人帮忙带占行之回去。
  ……
  “小占同学,你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博川大学!”
  “小占同学,你怎么每次都喜欢咬人呢?”
  “小占,既然我把你带离福利院,就一定会负责到底,不会抛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