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穿越重生 > 穿成末世恶女肿么破(NPH) > 第79章温柔的吻(H·上)
  狠话是放出去了,但其实刚到X星上,星期日就身体一软瘫倒在虚的怀里。
  外面的世界时间流速和小世界不同,正处于白昼。
  而白昼,正是人类形态切换的时候。
  星期日虽然把自己的另外两个精神体压制住了,但身体的转变她也没法阻止。毕竟不是原装的,刚出生没多久,又经历了分魂,一直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只能算勉强可用罢了。
  当年主宰·戒孕育这个最小的孩子付出了无与伦比的心力,想赋予她美貌、智慧、力量,打造出祂最完美的作品。
  吸取了在前六个孩子身上的经验教训,主宰·戒力求极致。
  但幼小的胚胎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能量,强大的力量要求强劲的体魄,还没完全长成的小小躯体犹如风中沙堡,一个不小心没有护好就会破碎飞扬。
  戒甚至不确定这个孩子能否健康长大。
  直到虚的到来。
  刚经历了一次宇宙穿梭,消灭了别的主宰,虚手握宇核,听完老友的烦心事,十分大气地贡献出了自己还没舍得吸收的战利品。
  小星期日的身体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
  不过很快,戒和虚就发现了不对劲,死亡的主宰的不甘和煞气遗留在宇核中,小星期日的神智受到了影响。
  失去意识,敌我不分,狂躁异常的星期日身体的潜能得到了极大的刺激与开发,表现出超乎他们二人想象的强大。
  于是他们决定以煞养煞,放任戾气在星期日体内滋生。反正孩子杀够了就会恢复理智,戒和虚都没把这当回事,这个宇宙的主宰就是戒,为了培养最强的继承人,一点牺牲是必要的。
  为了避免误伤,戒有意隔开了星期日与几个兄姊的距离。
  结果没想到缺爱的小孩子离家出走了,还喜欢上了个乳臭未干的人类小屁孩。
  喜欢就喜欢,反正人类寿命很短。
  但,长大后,陷入狂躁状态的星期日失手杀了自己的恋人,巨大的悲痛之下,她开始反思、后悔,甚至痛恨控制不住戾气的自己。
  她难道要一辈子都做力量的奴隶吗?!
  就算之后虚把顾容月救了回来,也没能打消星期日的决心。
  虚扶住星期日的腰,皱起眉∶“怎么了?”
  “呼……嗯,我想,应该是内存盘爆满了。”星期日揉揉太阳穴,她感觉脑袋里像有人在点炮仗。
  “?”
  简单来说,就是人类的脑容量,承载不了虫族大领主的漫长记忆。
  星期日不仅拥有三个转世的记忆,还有主宰的传承,硬要塞,就跟要把一个星球塞到小屋子里差不多,拜托又不是模型,塞得进去才怪,小屋子肯定要爆炸。
  星期日还想再说什么,却痛得实在说不出来话。
  虚急了,看着阿日惨白的脸,和她额头上的冷汗,后悔自己多事。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虚自责地替她拂去脸上流下的汗滴。
  他未被黑色连体衣包裹的手腕光滑白皙,如精心打磨的上好玉石。
  星期日眼中红光一闪,张嘴咬了上去。
  皮肤破裂,却并没有血流出来,只有一丝丝黑中带点流金的液体从她嘴角溢出。
  戾气暴涨,疼痛有所减缓。
  虚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张开结界包裹住他们二人。
  他咬破舌尖,凑近星期日的唇边。
  她眼中已恢复清明,疑惑他要做什么,出于信任并没有躲开。
  世界上最不会伤害她的人,说实话除了亲人,星期日觉得就只有亦师亦友的虚了。
  他很强,热衷于在旅途中修行的他比固守一个宇宙扎根的主宰更强,也比主宰更重视对她的培养。
  主宰说,他没有对手太寂寞了,所以才逮住一个好苗子就不肯放手。
  除了小时候不懂事因为他严厉的训练方式怨恨过他,长大后的她一直把虚看作自己最坚实的依靠。
  是他成就了如今的自己,也是他救了小月,陪自己制定轮回计划压制戾气。
  微凉的唇吻上她失去血色的唇瓣,温柔地撬开她的牙齿,将甘涩的液体渡入她的口中。
  虚没有闭眼,那双幽深的蓝色眼睛隔着厚厚的眼镜片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星期日也没有闭眼,她喉咙无意识地吞咽着,一只手抓在他的腰侧。
  触手的感觉首先是连体衣的布料感,接着是他紧实有有力的肌肉。
  谁也没有加深这个吻,彼此的唇瓣轻轻地贴着,稍稍退开一点就可以分开。
  一滴汗珠从她眉间滑过眼皮,缀着压弯了睫毛,星期日眨了眨眼。
  吻骤然加深。
  是她下意识抿紧了唇瓣,还是虚向前了一步?不重要了。
  扶在他腰上的手指用力,揪住一点布料使劲撕开。
  星期日有时候真觉得,说不定自己本性就不是一个专一的人?
  她是爱顾容月的,但,至少此时此刻,她的心沉醉在这双神秘美丽的蓝色眼眸中了。
  “不用急。”
  黑雾四起,两人的衣物都在雾中消散。
  她发誓,真的不是她没定力,任谁也不是千面万化的对手好吧!
  虚环住她的腰,似莫非摸地从腰背间往上轻抚至她的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