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综合其它 > 破晓(伪骨科 兄妹 产奶) > 第三十六章打飞机(微h)
  徐辞僵住了一会,“看什么?”
  “你的……”林余谨慎开口,用了他教的词,“阴茎。”
  “你是不是不想给我看?”
  见徐辞迟迟不动,林余急了,她是真的好奇了。
  而且肖筱给她推的书里说,粉色的阴茎是男人贞洁的证明,只有那些骚浪贱的男人阴茎是黑色的。
  那么主动的林余可不少见。
  徐辞听了她的话,将穿好的裤子一并脱下。
  他的手压在裤腰上,随着裤子越来越吓,人鱼线也出现在林余的眼前。
  一个粉色的肉菇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差点砸在林余的手上。
  “哇,真的是粉色的。”
  不是粉色会怎样?徐辞觉得困惑,问了出来。
  “当然就是这个男的不矜持了。”
  林余回答地飞快。
  嘴在前面跑,脑子在后面追。
  “林余,谁告诉你的?”
  完了,徐辞都喊她大名了。
  “不是,不是,因为粉色可爱,哈哈。”
  林余尬笑,连忙转移话题,她戳了一下手边的肉菇。
  它又跳了一下,以至于整个柱身都露了出来。
  徐辞的私处没有一丝的毛发,很干净没有奇怪的味道。
  依照小说中的标准,徐辞是一个很典型的好男人。
  林余满意了,想让徐辞把裤子穿上,回自己房里。
  话还没讲出口,手又被人抓住。
  不再是隔着布料,而是实打实的,肉贴着肉。
  “回去?回去什么?不是你说看看?”
  徐辞对上她的眼睛,毫不客气地问。
  怎么要看的是她,提前要跑的也是她。
  “知道这是什么吗?“
  龟头上有一道明显的肉缝,上面有一个小洞。
  脑子一抽,林余用手指扣了一下洞眼,很快流出透明的粘液,就这样沾在她的手上。
  “别扣马眼。”
  徐辞没受过那么大的刺激,连喘了几声,没忍住开口。
  再扣一下,就要射出来了。
  “这是什么?”
  林余看着指尖上的东西,好奇发问。
  徐辞并没有吝啬,“前列腺液,也是前精,有少部分的精子。”
  “这……”
  眼睛转动,纸巾已经被用掉了,没什么能擦的。
  林余十分想擦在徐辞的衣服上,但她不敢。
  于是,她的手指在徐辞的肉棒上擦了几下,直到粘腻感消失,手变回干燥的感觉。
  徐辞实在没想到,林余还会这样做。
  完全没防备,被林余整个手擦过肉棒,一下又一下。
  刚到达射精点,那柔软的手又被收回,不上不下的很难受。
  他红着眼,双手捧着林余的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
  “余宝,帮帮哥哥。”
  炙热的目光死死盯着林余,不想是祈求,更像是命令。
  林余看呆了。
  这样一面的徐辞,是她没有见过的。
  如同一只布偶,平常对谁都冷着一张脸,唯独对自己的主人不同。
  没有得到回答的徐辞,再也忍不住,带着林余的手在自己上下动着。
  他极少自慰,也只会最为单调的撸动。
  林余挣脱出他的禁锢,按着自己的心意来。
  双手握着巨大的肉棒,摸了摸龟头,比下面的海绵体柔软。
  上瘾般,又摸又戳。
  徐辞还不满于林于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但被这样弄着,浑身失了力。
  太舒服了,也不知道她怎么发现的。
  难道是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被什么人哄骗过?
  想到这,欲望瞬间消退,理智回笼,徐辞皱眉。
  “有人哄骗过你?”
  “什么?”
  林余朦胧着眼。
  “不许和别人这样做。”
  “难受。”
  徐辞还想教育林余两句,被林余的话打断。
  她摸着徐辞的肉棒,自己身体也烧了起来,现在双乳又肿胀了,急需徐辞的帮助。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加上林余现在不清醒,她完全没有羞耻,直接解开自己睡衣上的几颗扣子,将一只乳露了出来。
  “帮帮我,哥哥。”
  妹妹苦苦哀求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殷红的奶头就在面前。
  只要稍微一低头,他就能将整个奶头吞入腹中。
  不仅这样想,他还这样做。
  手扶着奶子,低头轻轻吸了一口,奶水轻而易举地被吸了出来。
  奶水释放出来,林余好受多了,意识逐渐回笼。
  手里如同铁棍般炙热地肉棒一跳一跳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继续”
  徐辞吐出口中的奶子,对林余说了一句。
  他的精液还没射出,正是难受的时候。
  手指围成一个圈,上下撸动。
  她的动作明显下来了,徐辞感觉自己快要射出了,但缺少一个刺激。
  他咬了一下林余的奶子,催促着林余快点。
  另一只手用衣领探了进去,揉着空闲的奶子。
  一是安慰,二是缓解痛感。
  林余下手一会轻,一会重,捏得徐辞又爽又痛。
  后来,林余重一下,徐辞也重一下。
  几次下来,林余总算是知道了问题所在,轻轻地抚摸着肉棒。
  快到了,快到了。
  徐辞的嘴里含着奶子,手围着林余的手,加重了力气,飞快地在他的肉棒上撸动着。
  摩擦生热,徐辞的肉棒本来就烫,现在更烫了。
  林余感觉自己的手都要被烫下一层皮。
  奶头被人咬了一口,有些痛,林余轻喊了一句。
  与此同时,手中的肉棒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尺寸喷洒出了乳白色的精液。
  一些沾到了林余的身上,更多的是她的床上。
  徐辞靠在她的颈间喘息着,“抱歉,等会换了。”
  手中的肉棒又硬了,林余害怕地喊了一句。
  “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