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综合其它 > 拘魂(1V1,高H) > 这个味道喜欢吗? h e iye wu.co m
  季怜满脸通红地拉着堇,让他坐到椅子上。
  平时编绳子都稳当的手无措地在裤腰上摸索了一番,略显笨拙地扯下了堇的裤腰带。
  完全勃起状态的巨茎在纯棉内裤上顶出一个看起来就相当束缚的突起。季怜隔着内裤碰了碰,那上面泛着热气。
  她竟然也习惯了这只游魂阴晴不定的体温,理解这温度很正常,是他欲情使然。
  小心翼翼地再掀开一层内裤,粉嫩的肉棒挟着白堇花的香气扑面而来,龟头调皮地打在了季怜的鼻尖。
  “唔……”季怜摸了摸鼻子,像个被摘了萝卜道具的雪人一样慌乱。
  这样可爱的小动作反而让眼前这只肉棒气味兴奋地加深,尖端挺拔得发硬。
  少女舔了舔唇,一边做心理建设,一边抬眸偷看堇的状况。
  一眼就瞥见了他裹挟着欲望上下滚动的喉结。
  堇没有言语,他在很努力地克制着不主动撞入季怜的小嘴。他生怕自己一开口又是什么重量级的荤话,说得季怜一扭捏,他便会忍不住突入。
  ——好想肏烂宝宝的小嘴,肏得里面以后吃什么都会先记起我精液的味道。
  像这样,不敢说。怕吓得他的宝宝拒绝给他口了。
  季怜此前从未想过自己能和性事沾上边,更别提如此出格地去舔一只男游魂的肉棒。更多免费好文尽在:yu shuwu. biz
  虽然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那辆私人小巴车上。
  堇的肉棒……只是形状与青筋的纹路狰狞了些,颜色很温和,气味更是好闻。
  倒不如说,季怜内心深处是喜欢用嘴巴去舔这个巨物的。
  只是伏在一个男人胯下像小狗一般舔食对方的性器,这种淫荡的场景,季怜多少要做些心理建设。
  结果在与那双苍黑的琉璃眼对视之时,心中的羞耻感瞬间转换成了朦胧的情意。
  她缓缓张开双唇,湿润的小口完整地含入那枚形状爆满的大龟头。
  “唔……”
  只衔住了这样一个蘑菇头,季怜就已经感觉自己的口腔被确切地塞满,脸颊都只能像小仓鼠一样鼓起两个包。
  一时间,裸露在外的部分还真不好全吃进去。
  季怜只能用双手握住没能吞入的那一大截棒身,轻微地上下撸动以示补偿。小嘴内的舌头安抚着鲜红的头冠,分泌出唾液濡湿了马眼口,舌尖绕着形状外突的那一圈缓慢地打转。
  “嗯……”堇惬意的叹息出卖了他愉悦的事实。
  咸咸的马眼汁作为愉悦的反馈,滴落在少女的舌根。
  叽咕叽咕的水声溢满整个口腔,季怜满面潮红地吞咽着津液与马眼汁,下意识地嘬了嘬气味渐浓的马眼口。
  “嗯……宝宝……再吸一吸……”堇不由得喟叹出声,直白地对她倾诉着要她撩拨自己的敏感点。
  “啾……”
  季怜还记得上一次她是怎么吸的。
  像在含一个奶嘴巨大的奶瓶,舌头拖住尖端下方的青筋纹路,嘴唇上下使力,用力到发出“啾啾”的吞嘬音。
  那音效还带着淫靡的水声,听起来相当动人,让人食欲大增。季怜才高潮过的小穴也擅自继续泛滥起来。
  “再吞进去一些,宝宝……”
  季怜听话地含进了半截,龟头已经只戳嗓子眼,还有半截裸露在外没能受到主人宠爱。
  “嗯,宝宝,好会,就是这样……我可以肏一肏这里吗?我会……温柔一点。”
  “呜……”
  季怜许可得很小声,几乎微不可察。
  她害怕堇完全进来会让她喉咙都撑坏,又愧疚无法完全吃下他的分身。
  堇如他所承诺的那样,主动挺腰开始肏弄她的喉穴,控制着不让自己太过深入。裸露在外的部分,他主动伸手引导季怜摩擦棒身的同时揉搓那两颗受了冷落的精囊。
  “宝宝,好会吃,我们的契合度很好……我很有感觉……你呢?这个味道……喜欢吗?”
  堇一边不轻不重地喘,一边撩着她的下巴要她回答。
  这样问太狡猾了。
  季怜吞得很吃力,可那入喉的香气却让她兴奋不已。那是堇灵魂的味道。
  少女弱弱地点头承认。
  “好乖……想天天喂宝宝吃……这里……嗯……只会被宝宝……吸成这种下流的样子……”
  该死,说荤话就说荤话,偏偏要在这里面夹杂着告白一样的语气。
  季怜吃力地抬眸对上那副满是欲情的黑瞳,她在里面清晰地看见了自己吞咽性器的淫荡模样。像一张白纸,被溢出的欲情无边地包裹侵蚀。
  “要射了……嗯……再进去些……宝宝……让我射到最里面……”
  季怜主动放松了口腔与喉咙,努力地让堇能顺利深入。
  狰狞的肉棒挤开唇肉探进去大半,有种一步到胃的错觉。
  “呜……咕……”
  “噗噗”的射精声被闷闷地压在喉间,甜美的精液射进喉管。量比起那天在小巴车上榨的多了数倍。
  “还没射完……宝宝,含好。”堇一边挺腰一边揽住了季怜的脑袋不让她退却。
  漫长的射精长达了将近三分钟。
  期间季怜被射得头晕目眩,脑海里自动将嘴穴替换成子宫,脑补着堇在她子宫内持续射精的淫靡画面。
  下身湿得淫水已经越过内裤开始往地板上滴。
  “宝宝,接下来是不是该喂一喂小骚穴了?宝宝流了好多,我嗅到了……”
  “!”
  季怜紧张地吐出射精完毕的肉棒,强行将它塞回堇的裤裆:“不……不行!才吃完饭!我要去洗澡了……总之今天都不行!明天还要出门!今天禁止色色!”
  下完死命令的季怜捂着小裙子进卧室捞了一套睡衣就急匆匆地往浴室奔了。
  堇委屈地盯着浴室大门,不用透视也知道他的宝宝要在里面自慰解决。
  透视一开他怕自己忍不住又进去把她吃干抹净了。
  好吧,今天不可以,那明天。
  明天……还要连带今天的利息一起收了。
  恶魔的嘴角又勾起了愉悦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