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

冥王的金苹果 作者:乔忘

分卷阅读42

      的神明们还只当里面热闹非凡,还羡慕能参会的神明呢。

    浣云早已换上朝服,颇有先皇当年的阵势,众神明齐刷刷跪拜道:“天皇陛下英明。”浣云的嘴角露出了微笑,等这一天,她整整等了10多年。站在一旁的海帝也露出了笑容,看来这次变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才用了2天,就让朝堂内外反对的声音全部消失了,看来浣云还确实有些铁血的手腕。

    “涣碧,找到她人了吗?”

    涣碧跪了下去:“臣妹无能,让冥府的冥司劫走了浣柔。”

    浣云眉头一皱,声音一点一点冷下去:“冥界确定要搀和这风波?”

    天丞忙跪了下去,这个天丞算是比较识相,谁做天皇都行,只要不威胁到他的地位。天丞叩首道:“陛下,冥界恐怕我们一时还动不得,虽然目前我们有海天两界的势力,但那冥王抒亦是个明君,在他的治理下冥界繁荣稳定,要想名正言顺地攻击冥界,恐怕,恐怕损伤我们的实力,又讨不到太多甜头啊。陛下刚继位,当下恐怕最需要稳定各路神明的心,此时进军冥界不是明智之举啊。”

    浣云一笑,笑容中带着讽刺:“天丞大人此番话,寡人岂会不知?浣柔素来为人温婉和善,与世无争,就算留她在冥界,只要从此不返回天界,对寡人也没什么威胁,就让她藏在冥界吧。寡人最担心的是浣玄,此次变故,她很可能还不知道,毕竟她身在遥远的天极,涣碧,寡人命令你在最短时间内捉拿浣玄回来。只有控制住她,寡人才真的放心。”

    涣碧领命后,便退下了。

    冥府。冥王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人。

    “魑森,你醒了?”冥王的声音里没了往日的冰冷,多了几分关心。

    床上的男子脸色极其苍白,还挤出一丝笑容:“陛下,魑森没有辜负陛下的信任。”

    冥王心内悲痛,他知道魑森定是遭遇了很多,才把浣柔带回了冥府。

    “可是我并没有下那样的命令,你又何苦拼命呢?”冥王不解。

    魑森微微一笑,声音无比虚弱:“陛下,冥储殿下是陛下的心头肉,如果不把三公主带出来······殿下一定悲痛,殿下悲痛,陛下······陛下自是不好过。”

    冥王捏紧拳头:“可是我没有要你拼命啊。”

    魑森笑了,笑容有些惨淡和凄楚,他拼命咳起来,脸色越来越苍白了,冥王忙上前为他运气,他笑着摇摇头:“陛下不比勉强了。魑森只希望陛下真的开心就好。这些年,魑森知道陛下心里一直苦······直到,直到殿下回来,陛下眉眼间,才多了几分笑容。笑起来的抒亦,还和以前那样。”

    冥王一怔,魑森与自己从小一同长大,亲如兄弟,以前从来不叫自己殿下而是直呼其名或者昵称,倒是自己当上冥王后,魑森才变得恭恭敬敬,现在魑森忽然又叫自己的名字······冥王眉头一皱,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

    “陛下,魑森以后不能照顾陛下了。没有找到办法让陛下放下她,是魑森不好。以后,以后陛下能不能开心一些,别再满脸阴云了。我还是好喜欢以前的小亦······那时候,小亦笑起来温柔又明媚,好看极了。所以我只想,只想拼命守住小亦难得的笑啊。”冥王一把抱住魑森,让他躺在自己怀里:“你别说了,我帮你疗伤。”

    魑森又笑起来,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摸了摸冥王的脸。

    冥王只觉眼前一阵青烟,他慌了,以前他最爱的人就这样在他眼前消失,现在连魑森也要离开自己了吗?纵使他是冥王,也不能阻止神明的生老病死,那一缕青烟,不久就消失了,他伸出的手,摸到的只是一片虚无。

    作者有话要说:

    森森为了绝冷献出了生命,谁要他最牵挂的人现在最牵挂绝冷呢?

    第21章 暂留冥界

    绝冷猛地一下惊醒了,看了看周围,已经回到了冥界。

    “浣柔!浣柔?!”绝冷慌了,她记得自己失去意识以前还在求父王把浣柔一起带回来,也不知道此刻浣柔安全没有。

    冥王与抒泽枫一起进来了。

    “父王,父王,浣柔呢?你们有没有把她带回来?”绝冷的神色慌张急了,都快哭出来,抒泽枫看了心中不忍,正准备开口,冥王抢先说话了。

    “我们若是没有带她回来,你会如何?”那声音透着几分平日里的阴沉,听上去冥王有些不高兴。

    绝冷也不管自己身子还软着使不上什么力气,就要坐起来:“那我现在就去找她,我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天庭。”

    冥王伸出手,把她按住,皱了皱眉,神情带着几分讽刺:“就凭你,能救出她吗?”

    绝冷想了想父王说的其实有道理,可是道理与人情,在绝冷这里永远都会选择人情。她的眼泪唰唰就开始往下掉了。“要死我就和她一起。”

    冥王皱眉,这感情已经超乎寻常的师徒或者朋友了。抒泽枫听不下去了,生怕妹妹真的做傻事,忙坐下来摸摸绝冷的头:“别胡思乱想,三公主没事,已经被带到冥府了。”

    冥王心内伤感,为了救三公主,魑森已经永远离开了。

    “父王,我想去看看浣柔。”绝冷的声音几乎带着一丝哀求,看不到浣柔,她怎么放心躺着呢?

    冥王没有说话,只盯着她看,他对魑森心中有愧,始终觉得如果不是自己,魑森就不会死了。

    “绝冷,你再休息一下吧,浣柔她没事。”抒泽枫笑着安慰她,希望她能镇静下来。

    冥王摇摇头:“泽枫,你带她去吧。”

    抒泽枫也很诧异,丝毫不知道此刻冥王也不希望面对绝冷,愣愣地把绝冷搀扶走了。

    冥王有些后悔了,自己是不是对绝冷太放纵了?放纵到她的世界里只有自己在乎的人,丝毫没有别人。冥王想着,心里冷笑了一下。和自己还真像呢,自己的心里又何曾有过别人呢?这些年,魑森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忠心耿耿,除了魑家一直都忠诚以外,别的原因,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心里有一个人了,就没有其他可能。并且因为冥后,他对这些事情更是深恶痛绝,因此有一段时间还刻意疏远过魑森。

    如果有人做错了,那一开始,就是自己的错,为什么最后惩罚的都是自己在意的人?冥王想着痛苦不堪,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吼声。

    “浣柔,浣柔!”绝冷一把抱住还躺在床上的浣柔,她只觉得能见到她真的是太好了,她身上还有温度,她身上还有让她熟悉的味道,真的,浣柔还活着!

    浣柔渐渐睁开眼,她立即意识到这里不是天庭了。

    “我在······?”

    “这里是冥府,浣柔,我们带你到

分卷阅读42

- 伍九文学 https://www.59w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