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ABO 作者:池袋最强

分卷阅读5

      ABO 作者:池袋最强

    分卷阅读5

    ABO 作者:池袋最强

    分卷阅读5

    脚步声急促传来,下一秒,小a还没看清来人,就被人一拳揍在脸上,摔到花坛里。

    小a捂着脸定晴一看,就见一脸惊讶的受,已经被人拉到了身后。

    那是一位穿着西装高大的男子,对方身上的怒意和强大的威压将他牢牢压制着。

    小a本身也是十分优秀,血统纯度很高的a,可眼前的男人显然要比他厉害得多。

    他甚至感觉到了猛兽利齿悬在他喉咙上,那令人胆寒的威慑感。

    等小o到了校门口,就见自家男人捂着红肿的脸,坐在校门口。

    小o大惊,直问受人呢。小a捂着脸:“被带走了,应该是他的相亲对象,好像误会了什么。”

    (血统纯度瞎编,只为了帅[doge])

    《abo》12

    攻冲动完才知后悔,但看着受红着眼睛,坐在那里,任凭那位a撩开自己的头发,解开纱布的画面。

    攻整个人都懵了,等反应过来,已经把人给打了。

    他拉着受走,幸好受配合他,如果受反抗,并且责怪他打人举止,攻觉得他应该……算了,攻不想假设这个。

    实际上等两个人都到了车上后,受才小心翼翼道:“他是我朋友的男友……你打了他,我朋友可能要发脾气的。”

    攻扶着方向盘,看了受好一会才道:“你今天去医院了。”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受脖子上的纱布换成小方块,而且他手腕上还挂着塑料袋,里面都是药。

    听到攻的问话,受把塑料袋往自己身后一藏,欲盖弥彰。

    见受的动作,攻叹了口气:“他是那个人吗?”

    受莫名:“哪个人?”

    攻:“欺负你的人。”

    受:“啊?”

    见受仍然一脸懵,攻忍耐道:“你脖子,不是被人咬了吗,你腺体出问题了,连味道都变了。”

    受的眼睛先是瞪圆了,然后正想疯狂摇头,可他顿住了。

    他确实是腺体出问题了,但他忘了,除了做手术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被标记。

    o被标记后,信息素也会被影响,俗称味道变了。但这种味道,是自身的融合了标记者的信息素,形成新的信息素。

    攻知道他原本的味道,也知道他现在味道变了。

    他怎么办?!该怎么说?!

    是承认自己弄虚作假,还是承认被人占了便宜。

    无论哪个好像都是死路一条啊……

    见受说不出话来,攻安慰他道:“没事的,现在去标记手术很方便,你不用担心。”

    他话音刚落,受突然闷头冲了过来,紧紧抱住攻的腰。

    攻愣了,还没把人推开,就听见受闷闷道:“我喜欢你,很喜欢,第一次见就喜欢了。”

    其实攻隐约能猜到,可是一直没挑明,再加上受的情况特殊,攻除了保持距离之外,也没办法做什么。

    可受现在挑明了,他该如何做……

    受不知道攻心情复杂,只道:“你会嫌弃我吗,看不起我吗……”

    攻立即回道:“怎么会,错的又不是你。”

    受抬脸,一双眼湿漉漉的,他勉强笑道:“算了,也是我强求,我不要跟你回去了,我要回家。”

    《abo》13

    话音刚落,受就跟个兔子一样蹿下车。攻下意识伸手去捞,只碰到一片衣角,怀里空了,心里也莫名陷了一块。

    受跑出去好远了,才回头一看,身后没人,没追上来,他脸上有些失落,但很快就振作起来。

    他得好好想想,脖子上的伤口,该怎么圆起来。

    受一个人走到面馆,点了一碗面,僵着疼痛的脖子,慢吞吞地吃起来。

    没吃几口,对面就坐了一个人。

    受惊讶抬眼,就见攻看了眼墙上了菜单,点了个和受一样的面。

    受赶紧把嘴里的面咽了下去,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只拿着筷子,在碗里搅和着。

    攻看了眼受使劲造作面的模样:“不是说要带我吃好吃的,结果丢下我就跑了?”

    受眨一眨眼,没说话。

    攻继续道:“我也收留过你一段时间,谢谢也不说就走吗?”

    受想到自己刚告白,这人也没回应。现在出现在他面前,也不提告白的事,

    本来还有点开心攻出现在这里,现在却不知为何,就有点恼了,他一恼,眼里的情绪没藏住,全漏了出来。

    攻看在眼里,心想,到底是年轻人。

    他觉得受只是一时好感,但他是冲着结婚为前提,才决定相亲。

    本来因为受年纪的原因,他觉得这次相亲大概不成。

    但没想到这小孩,竟然看上他,不过几面,就和他说喜欢。

    攻年少老成,那种热恋的情绪,从来没在他身上出现过。

    因为太过理智冷静,所以不管是当初从军,还是现在工作,他都能处理得很好。

    他能分辨人的情绪,也能知道受确实喜欢他。

    但是喜欢这种事情,太过情绪化。受年纪还小,以后也会遇到更好的,说不定到时候就嫌他沉闷无趣了。

    他们两个的分歧点,就是一个想的太多,这个想的太少。

    一位太理智,一位太冲动。

    攻想的,受不知道。

    他听攻的问话,就开口说谢谢,完了就垮着一张脸,又吃了几口面,继而不甘心道:“我刚刚在车上给你说的,你……”还没给我答案呢……

    是不是哪怕我被人标记过,也不嫌弃我。

    对于我说得喜欢,你是怎么想的?

    攻像是明了他的未尽之意,道:“我刚开始很生气,因为你有可能被人强迫标记。但这是因为,我认识你,就算相亲不成,我也把你当成弟弟。”

    他顿了顿,继续道:“但这显然不是你要的回答,你想和我结契是吗?要我作为你男人的角度,去表态。”

    受被这记直球搞得有点慌张,他好一阵子才狼狈点头。

    却听攻说:“我想这个假设不会存在,因为我们没有在一起。所以没有假设,我也不能给你,你想要的答案。”

    《abo》14

    攻冷静分析,有条有理。然而受不想听这些,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攻说不能给他这个假设,就是不喜欢。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不喜欢,但是这么些天下来,受以为多少有点改变。

    他气苦了,撂下筷子,认认真真看着攻说:“为什么不能有,你不能和我在一起的话,当初干嘛答应相亲。”

    攻被问得愣住了,他顿了一下,这才慢慢道:“你我家世相当,你条件很不错。”

    受皱眉:“就这些?”他的后颈又开始疼了起来,这股子疼好像一记又一记耳光甩在他脸上,在提醒他的犯傻和冲动。

    他鼻子酸得厉害,到

    分卷阅读5

    -

    分卷阅读5

    -

分卷阅读5

- 伍九文学 https://www.59w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