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ABO 作者:池袋最强

分卷阅读8

      ABO 作者:池袋最强

    分卷阅读8

    ABO 作者:池袋最强

    分卷阅读8

    终这个话题还是结束在了沉默里。

    当晚,攻做了顿晚饭,饭后受要留下来住。攻收拾碗筷:“不行。”

    受一脸期盼道:“为什么不行啊,我来洗碗,你收留我好不好,就和之前一样。”

    攻不置可否:“之前是有客房,现在没有,我也懒得再收拾出一间。”

    受抿唇,等攻洗完碗出来,发现客厅里关着灯,受点了根蜡烛在那里。

    因为早上摔了一觉的缘故,受换上了攻的衣服。

    如今衣服还在,裤子却不知道去哪了。

    昏黄的烛光里,受光着一双腿,朝攻走去。

    攻被受的行为给震住了,一时间竟然没了动作。受红着脸,搂住了攻的腰。他下巴贴着攻的胸口,像猫一样,绵绵地蹭着攻。

    他眼里全是期待,他拉着攻的手,摸到了自己的后颈上:“我已经好了,可以成为大人了。”

    攻的手刚碰上受的后颈,就跟触电一样甩开。这猛烈的动作让受一怔,脸一下就白了。

    攻转身打开灯,吹灭了蜡烛,将裤子递给受:“穿上,我送你回去。”

    受惨白着一张脸,接过自己的裤子,狼狈穿上。却没有听话地回去,而是走到攻收拾好的卧室里,躺下了。

    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有些疲倦地拿出手机,做起正事。 然后睡客厅,将卧室让了出去。

    受在攻家的第二天,肖母就带着司机过来,将受领走了。在司机将自家任性的小少爷拎到车上时,肖母留在这间旧屋里,挂着得体的笑,想和攻谈谈。

    攻礼貌地将茶端出来,递给肖母。

    肖母面慈,说出来的话却软里藏刀,一项项给攻剖析现在的情况。

    她说如果攻真的和穆家脱离关系,对攻来说是件极坏的事。

    如果攻愿意和受分手,那就再好不过。

    但是如果攻不愿意,他们夫妻俩也没办法,谁让他们只有这么一块心肝宝贝肉呢。

    他们会帮助攻回到穆家,只是以后攻成当家人了,也不能忘本。

    总而言之,就是攻不愿意和受分手,就是利用肖家,利用肖守。

    当然如果攻足够厚颜无耻,有心机,他们也能利益最大化。

    例如签下几项条款,比如婚后如果出轨,将无条件转让所有财产给肖守。

    左右现在攻也什么都没有,肖家能帮他拿到一切,也能让他没有一切。

    只要他能够哄好受,一切都没问题。

    攻全程面带微笑,神色不变:“肖伯母,我想你不用说那么多的。其实我和肖守,本来就没真正开始过,何谈分手。”

    肖母面色一变,被气怒了。和着他儿子又动手术,又上赶着倒贴,陪着人住了这么多天,人家根本没觉得在一起过。

    肖母摔了杯子,转身离开。

    又过了几日,受狼狈地出现在攻面前,他死死抓着攻的手,急促道:“我家里要送我出国,我不想去。”

    攻冷静地看着他:“为什么不想去?”

    受执着地看着攻,突然换了个话题,他勉强地笑了:“你知道吗,我家里人为了让我出国,他们骗我,说你亲口说我们没在一起过。”

    他紧紧抓着攻的袖子:“你说好不好笑,我们怎么会没在一起过呢,他们骗我也不找个……”

    攻开口打断:“是我说的,没错。”

    他停顿了一会,才接着道:“我们没在一起过,你听你父母的话,出国吧。”

    《abo》20

    “我不信,你不是喜欢吗?你喜欢的!”omega的手牢牢地捏着他的袖子,在被人带走前,将他衣角捏得皱巴巴的。

    一串泪落到了他的手背上,很烫,像是溅在心头,有些疼。

    攻睁开了眼,天刚亮,百折窗外的光线一缕缕地投进来。

    他的手仍旧残余着湿热的感觉,他垂眼望去,是他养得小乖在舔他的手背。

    小乖是他两年前捡来的狗,刚捡来的时候,被流浪狗欺负的惨兮兮的,被咬烂了脖子。

    下着雨天,哆哆嗦嗦地蜷在了门下。

    那是攻搬回别墅的第一天,他就遇到了小乖。

    通体白毛,只有尾巴有点黄。很乖巧,喜欢用湿润的眼睛看他,小心翼翼地舔着他的指头。

    攻起床穿到衣服,打起领带上班。

    两年前他靠自己拿回一切,过程艰辛不提,他买下董事其他的人股份,逼得穆仁让位以后,他母亲才告诉他,他也是穆仁的孩子。

    其实都是误会,让他对父亲不要介怀。

    他十岁以前,都和母亲住在那间旧房子里,他有父亲,一位英勇牺牲的军人。

    而后来穆仁出现了,他没把他当作儿子,他试过努力,但穆仁讨厌他,他便也不自讨没趣。

    但是时隔这么多年,在穆仁终于对他下手之后,他母亲才说出可笑的真相,试图挽回什么。

    攻觉得好笑,也不想听。军人父亲的存在是真的,但他却是母亲出轨的产物。

    婚内的母亲受不住穆仁的诱惑,绝对的契合度让她背叛了丈夫。

    后来丈夫牺牲后,又因为内疚,不肯承认攻是穆仁的儿子,好像这就能挽回什么。

    实际上可能就连母亲自己都不知道攻是谁的孩子,只是在攻越长大,越像穆仁后,这才确定下来。

    攻只觉得恶心坏了,乌烟瘴气,两年里他再也没有回去过。

    保姆来了,他请来照顾小乖的阿姨。

    临行前攻蹲下身,搂住小乖。小乖舔了舔他的脸,阿姨站在一边,看他们一人一狗分别。

    攻是溺爱派的饲主,从小乖的饮食比人还好,还有专门保姆来照顾就可看出来。

    他离开家,到公司上班,秘书通知他下午有个会议,需要去和对方见上一面。

    攻签着文件:“好的,你安排见面地点。”

    秘书顿了顿,突然开口道:“穆总,那边要求你亲自去趟他们公司。”

    攻停下笔,他也好久没接到这样无礼的要求了,不是约个地方洽谈,而是让他求着办事一样,亲自去对方公司吗。

    见老板沉默,秘书马上说:“我再和那边谈一下。”

    攻将手里的文件翻过一页:“不必了,我会去的。”这个单子对他来说还算重要,是打开国外市场的第一步。

    虽然不和这家公司合作也可以,但他们开出的条件十分优渥。

    攻不打算拒绝,不就是不太有礼数罢了。

    和谈妥后能得到的种种优惠相比,一切都可以忍受。

    而攻亲自赴往那家公司,见到对方时,他眉头一皱,不可忍受。

    那人躺在旋转沙发椅上,背对着他,非常失礼的。明知道他进来了,也不转过身。

    攻没有开口,那人也不开口。攻冷静地自己找位置坐下,斟茶。

    那边动了,那人

    分卷阅读8

    -

    分卷阅读8

    -

分卷阅读8

- 伍九文学 https://www.59w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