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艳史(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分卷阅读9

      艳史(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分卷阅读9

    跟李景和结合在一起,就算下一秒让他去死他都愿意。

    如他所愿的握着他的腰在花穴里冲撞,颇有技巧的下下深入,盛夏的小穴刚刚被他自己玩儿开了,也不用担心会弄疼他。一边大力的插弄着湿软的穴,一边趴到他胸前咬住他一边乳肉用舌头研磨打转着玩儿了起来。

    盛夏抱住他的头挺起胸,摆出最淫荡的姿势方便李景和玩弄他的身体,“啊……大哥,给大哥吃我的奶子,啊哈……大哥插我,把我肚子搞大了我就能给大哥喂奶了,啊、啊……好深,插得好深,肚子要被肉棒插破了……”

    第9章 说自己不干净怕被大哥嫌弃的弟媳

    激情的肉体碰撞还在激烈的进行着,盛夏心里和生理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敞开了腿给李景和插得汁水横流,大腿间满是他自己的骚汁淫液。

    李景和卖力的顶弄插干,吸着他的乳肉把两边白嫩嫩的奶子玩儿得红肿挺起,密密麻麻齿痕交错着,状况惨烈。

    “大哥,再用力,嗯啊……再用力插我,把我的花穴插烂掉,啊……我没给大哥守住贞洁,我被那个畜生弄脏了,大哥把没用的花穴插坏插烂掉,啊哈……它太脏了,太脏了……”

    他自顾的哭叫着,使劲抬着屁股迎合肉棒的撞击,好似真的要让李景和把他的花穴给插坏掉。

    因为盛夏的配合,李景和被他的花穴吸咬得受不了,按着他的胯发狠的拼命往里撞。盛夏的性格受他父母的影响有些守旧,对身体的贞洁看得极重,当初他的就满心的想着考到李景和的城市跟随他脚步,向他示好的男男女女他通通敬而远之,在他眼里,很多第一次都是要留着跟他景和哥哥做的,牵手,亲吻,甚至是自己的处子身,一切的一切都是要留给李景和的,要给他的景和哥哥一个完整的自己,没想到却被李鹏飞给毁了。

    李景和飞快的顶着腰,粗喘着安抚他,拉着盛夏的手去摸他被肉棒撑开的穴口,“夏夏,你自己摸摸,你这里嫩得跟处子一样,里头又紧又热的,粉粉嫩嫩的哪里像结了婚的人,一点儿都不脏,宝贝儿,你里面舒服死了!那小子都不碰你的吗?”

    盛夏眼里带着茫然,被李景和拉去摸那淫乱的地方的手指着迷的摸着两人结合的地方,感受着李景和的性器一次又一次猛力的贯穿他的花穴,进入他的身体,迷恋的摸着心上人侵犯他的凶器,“啊、啊……好棒,肉棒好大,大哥,我不给他碰,我的身体要留给大哥,只给大哥插,啊哈……操到宫口了,肉棒撞到子宫了,大哥的精液要射进去,射到子宫里我才会怀孕,啊……”

    他十几岁就跟跟李鹏飞结了婚,到现在也差不多有四五年时间了,李鹏飞碰他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每当李鹏飞有这个意思的时候他都不配合,次数多了李鹏飞也不耐烦了,在外面乱来。仅有的几次也是在结婚之初,李鹏飞来强的,盛夏实在反抗不过,跟具尸体一样躺着不动也不吭声,很快李鹏飞就会没兴致放过他。

    他因为第一次被强暴对性有阴影,是住进李景和家以后,在满满都是李景和味道的家里忍不住发骚,自己晚上投骰子想着李景和弄过两次,这次李景和跟他说去出差,他才大着胆子去他房里的,没想到就被抓包,还被梦寐以求的大哥插进身体里。

    “哈、啊……大哥喜欢,我每天都给大哥插花穴,想插多久都可以,一辈子都给大哥操,只给你操,唔啊……”想到插在他身体里的是李景和的东西,他就兴奋得不能自持,花穴兴奋的涌着热液。他朝李景和张开手,渴求到:“大哥……大哥你亲亲我,啊哈……我嘴巴没给别人碰过的,你亲亲我!”

    李景和从善如流的抱着他咬着他的唇吮了一会儿,身下的动作没停,只不过幅度变小力度却越来越重,一下下撞着宫腔,花穴痉挛般的抽搐着,大股的热流喷到肉棒顶端,李景和不再忍耐,狠狠往那个小口撞了几下,一个深顶,肉棒抵住子宫口发泄出来,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到盛夏子宫里,娇嫩的宫腔都要给烫熟了一样。

    “啊哈……好多,射满了,啊、啊……”盛夏手脚紧紧缠在他身上,蜷着脚趾承受精液的射入,眉头紧皱。

    等李景和射完,他像差点窒息的人突然遇到空气,大口大口的呼吸,一对酥乳随着他的起伏一颤一颤的,李景和半软的性器还插在他穴里,俯身又含着他的乳尖吮咬把玩了一会儿。

    盛夏抱着他的头挺胸,双腿大敞着,股间沾满了他的淫水精液和李景和射出来的东西,脏脏的不堪入目,他还觉得无比满足,花穴一缩一缩得吃咬着穴里半软的肉棒,啧啧的细小的吮吸水声不仔细听很难听出来。他给李景和吃着奶,还在忧心着李景和会不会赶他走,“唔……大哥,你轻点咬好不好,有点儿疼!大哥,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会很乖的,你想插我的越我就给你插,你不想插我我会安安静静的待着的,我只是想每天都能看到你,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这傻瓜真是傻得可以,都被人家从里到外搞过一遍,吃得渣都不剩了,一双奶子还被人吃在嘴里,还这么苦苦的哀求着一个留在占尽了便宜的人身边的机会。

    李景和正津津有味的吃着他的奶子,含糊着回答,还不忘给自己今后要点儿福利,“好,大哥让你留下来,不过以后你要听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听到肯定的答复终于放下心来,盛夏高兴得直点头,眼睛亮亮的盯着李景和,“我会听大哥的,我什么都听你的!”

    亲亲被咬得肿了两倍不止的乳头,李景和起身拍拍他的屁股,又硬起来的滑出来,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盛夏发号施令,“转过去趴在床上,大哥要从后面插你的穴!”

    肉棒突然退出去,已经习惯了被粗大的性器插满的花穴不舍的翕动着穴唇挽留,透明的淫液顺着那小小的入口流出,像一股清泉。本来还有些失望的盛夏听到他的吩咐,立刻翻身过去趴在床上摆好了姿势,一手撑在床上,一手摸到腿间两指扒开花瓣,转过头表情迷醉的看向李景和,“大哥,我准备好了,快来插我,骚穴想吃大哥的肉棒……”

    李景和当然没跟他客气,抓着他的屁股狠狠的撞进去,之后就是一阵狂风暴雨式的撞击抽插,每一下都干得又快又狠,很快就让盛夏软了腰倒在床上由着他抓着腰蛮干,大声的浪叫着宣泄一点快要把他逼疯的快感。   这一夜漫长,盛夏热情得李景和都有些承受不住了,花穴紧紧缠着他的性器不放,来了一次又一次,花穴被磨得红肿,性器射精都生疼了,还是趴在李景和身上抓着他的肉棒往自己穴里塞,那股子劲儿就像想被操死在床上一样。

    做到最后他都

    分卷阅读9

    -

分卷阅读9

- 伍九文学 https://www.59w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