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艳史(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分卷阅读17

      艳史(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分卷阅读17

    都走光了就偷偷摸摸的跑来跟李景和一起吃饭。

    “嗯,来了。”李景和在几个需要修改的地方做了记号,把文件放到一边,到那边坐下扭扭脖子。

    盛夏给他递过筷子,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吃饭的时候把自己碗里的夹给他,就怕他吃不饱。吃完后盛夏把饭盒收起来放到一边,脱了鞋跪在李景和身后给他按摩头部,“大哥,我给你按一会儿,你靠着我休息一下吧。”   李景和转过去懒懒的靠在他的腹部,抱着他的腰磨蹭,“还是宝贝你最乖最贴心,等有空大哥带你去玩儿,就我们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说得暧昧,盛夏当然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昨晚还被开发过的身体又记起了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儿,不自觉的夹紧了屁股。

    虽然动作极小,还是被紧贴着他的李景和察觉到了,跟着也起了不一样的心思,有道是饱暖思淫欲,他被盛夏伺候得好好的,这么乖巧贴心的小情人杵在跟前,也不能怪他起色心了。

    盛夏还给他按着太阳穴呢,这一跪一坐的姿势正好方便李景和做坏事,他伸手解开盛夏上衣的扣子,看着他胸前还留着指印的一对奶子,握住乳晕把乳头挤起来,叼进嘴里吃起来。

    “啊……大哥!”盛夏一惊,昨晚这个地方被吃得又红又肿的还没完全消下去,现在又被李景和赶紧嘴里吃咬,敏感的乳首又疼又痒痒的,“唔……大哥,不能在这里,会被发现的,啊……别那么用力咬,奶子会被咬下来的!”   李景和都摸进他的裤子里揉着湿软的花穴了,手指狠狠的擦过润润的花瓣,嘴里包裹着他小巧的乳房吮着,“你锁了门没有?”

    “唔……锁、锁了,啊……大哥,轻点揉,花穴昨天被大哥插肿了,还疼呢,啊……”虽然这里隔音效果很好,盛夏还是压抑着声音不敢叫得太大声,要是被人不小心听到了,可能会给李景和带来麻烦的。

    “锁了就行,宝贝儿这么乖,大哥好好疼疼你。”李景和把人抱在身前,给他脱了衣服免得弄脏了,把人脱得光溜溜的坐在他身上,就分开他的腿又去摸因为动情已经变湿的花穴,手指在花唇和阴蒂之间来回拨弄。

    盛夏挺着屁股给他揉了会儿,还残留着昨晚的温情的花穴没一会儿就湿透了,里面痒得厉害,盛夏伸着手去解李景和的皮带,摸着他裤子里的一团急不可耐了,“哈、啊……可以了,大哥,你插进来吧,骚穴已经可以插了,啊……好痒,大哥插进来给我止痒……”

    李景和抬起揉他花穴的手,把手上粘着的湿乎乎的汁水抹到他的奶子上,挺了挺腰,“想要就用你的小骚穴吃进去,自己动。”

    他话刚落音,盛夏就握着肉棒抵在自己的嫩穴上,小屁股一动一动的蹭着坚硬粗大龟头,轻轻的撞着花唇他都兴奋得直冒骚水,抬起屁股对着肉棒坐下,慢慢吃下小半根后,一鼓作气往下一坐,整根肉棒破开湿软的穴道插到最深处。

    “啊、啊……吃进去了,大哥,我的骚穴把肉棒全都吃进去了,嗯啊……”盛夏大口的喘着,一手攀着李景和的后背,一手摸着两人相连的地方,确认花穴已经把肉棒全部吞下,着迷的摸着肉棒的根部。

    他停顿了几秒钟,放在腿间的手把住那里,开始抬着屁股吞吐肉棒,快速起伏让水嫩的小花穴吞吃着黑紫色的狰狞性器,缠绵的汁水顺着穴避流出,把被性器磨得肿大的花唇沾得湿亮。

    盛夏一边飞快的耸动身体用花穴吃着肉棒,一边还要挺着胸喂给李景和吃自己的奶头,一边吃一边用手揉搓,上头的指印刚消下去一点他又给印上新的。柔软的肠道包裹着性器,盛夏都能清楚的感知到那东西狰狞的形状,上头的脉络像是有生命一般跳动着,渐渐与他的心跳相容,仿佛天生就是一体的。

    “啊哈……啊、啊……好棒,插到骚心了,大哥,肉棒把我撑满了,插得好深,嗯啊……好舒服,花穴又流水了,好深,啊……”

    两人正干得入迷,丝毫没注意到办公室的门把动了动,然后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向喻迟手上拿着把钥匙,被眼前所见的景象惊得瞳孔收缩,下意识的进来把门反锁,瞪着里面不知羞耻的两人低声吼道:“你们两个在干嘛!”

    盛夏被突然出现的陌生的声音吓得一惊,花穴紧紧咬住肉棒,大量的汁水从穴里涌出,被吓得高潮了。李景和倒是淡定得很,从他胸前抬起头来看过去,也懒得去问他是怎么进来的这种废话,盛夏停下了他就扶着他的腰接着动,“向总,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们很明显是在做爱,是吧,宝贝儿。”

    “唔、啊……不,大哥,不要动了,有人进来了,啊哈……不行,太深了,啊……”盛夏赤条条的坐在李景和腿上,花穴被只露出了性器的男人插着,还有个陌生人站在旁边看着,李景和顶腰的动作又快又狠的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羞得整个人都埋在李景和怀里不敢抬头,只是被插得实在是舒服得忍不住了才放声叫出来。

    因为紧张他的花穴缩得很紧,李景和插进去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行,偏偏这样紧得窒息的感觉特别爽快,他握着盛夏的腰动得越来越快,肉体相撞的声音越发的响亮。

    向喻迟在一旁看着他们忘我的插穴吃奶,嫉妒的眼睛都红了,脑子一热气冲冲的走过去掰过李景和的头亲上去。李景和张开嘴让他胡乱亲着,拍拍盛夏的腰让他继续动。

    盛夏瞅着李景和跟向喻迟亲得热烈,不甘示弱全力扭动腰肢夹紧穴口吃着大肉棒,叫声又淫媚又放荡,跟向喻迟较上劲了。

    向喻迟在李景和嘴里辗转,耳中听着盛夏欢畅的叫声,解开衣襟拉过李景和的手按在自己胸前揉着,后又拉着他从裤腰伸进去,让他去摸腿间那朵小花。

    李景和倒是舒坦得很,配合着盛夏耸动的节奏挺着腰,手指捏着向喻迟的花唇按压把玩,等花穴变湿了,两根手指从穴口插进去抠挖,指尖顶着温软的穴道戳弄着。

    两道不同声线的娇吟在这不大不小的办公司响起,伴随着男人偶尔粗重的喘息声,暧昧淫糜的气息逐渐蔓延到每个角落。

    第17章 旧情人求复合,和弟媳一起服侍小攻

    向喻迟突然出现不是没有理由他,他这段时间一直被父母逼着跟人相亲,男人女人双人轮番轰炸,向喻迟不喜欢那些跟他们门当户对人家的孩子他们就托人找了很多家世清白的好人家的人介绍给他,可惜他还是一个都看不上,被逼着见了面两三句话就把人怼得下不来台。

    向家父母被他气的血压都升了好几个点,就是不放弃,非要让他找个对象把婚给订了。向喻迟被烦得不行大发脾气说什么都不肯去见了,“不去,说

    分卷阅读17

    -

分卷阅读17

- 伍九文学 https://www.59wt.com